A1叠01版:头版A1叠02/03版:时政要闻A1叠04版:时政要闻A1叠05版:时政要闻A1叠06版:时政要闻A1叠07版:上海A1叠08版:上海城事A1叠09版:上海城事A1叠10版:上海城事A1叠11版:上海城事A1叠12版:上海城事A1叠13版:上海城事A1叠14版:上海城事A1叠15版:上海城事A1叠16版:时事评论A1叠17版:中国A1叠18版:中国社会A1叠19版:中国人物A1叠20版:中国万象A1叠21版:世界A1叠22版:世界焦点A1叠23版:世界社会A1叠24版:世界时事A1叠25版:上市公司A1叠26/27版:公司理财A1叠28版:公司追踪A1叠29版:公司人物A1叠30版:公司重组A1叠31版:公司公告A1叠32版:公司交易A2叠01版:娱乐体育A2叠02/03版:娱乐热点A2叠04版:娱乐热点A2叠05版:广告A2叠06版:体育A2叠07版:体坛纵横A2叠08版:篮球风云A2叠09版:体坛纵横A2叠10版:拍卖A2叠11版:副刊A2叠12版:上海发现A2叠13版:情感倾诉A2叠14版:百家记事A2叠15版:专栏连载A2叠16版:乐活动漫

都市又见磨刀人

2013年3月11日   A2叠14:A2叠14-百家记事   稿件来源:新闻晚报   作者:简平

  简平

    “削刀磨剪刀! ”这是我小时候听到的最多的吆喝之一。随着一声声的吆喝,可以看到磨刀师傅在弄堂小巷穿梭的身影。

    常常到我们这里来的一位磨刀师傅,一年四季都穿一件同样的外套,厚厚的,打了许多补丁,已经洗得发白,隐隐地露出原本的靛蓝底子。他还一年四季戴着一副同样的护袖,这护袖倒是很蓝,蓝得发黑,蓝得发亮,有一天,我偷偷地仔细瞄了一眼,原来上面满是油腻。磨刀师傅一只眼睛是坏的,但他不戴什么墨镜。我们老老小小私底下都叫他“独眼龙”,其实,他是听见的,可他一点都不在意。

    这位磨刀师傅让我看到了最为正宗的磨刀人的架式。他把一条长凳扛在肩上,长凳的顶端绑着一块磨刀砖,两只分开的凳腿,位于一前一后,中间是空着的,凳腿不是简单的两根木棍,当中有好些木条斜撑着。来了顾客,他便放下凳子,一头着地,一头顶住胸腹。

    开始磨刀之前,他总习惯性地往两只手心里各吐一口唾沫,“呸呸”两声还叫得山响。然后,不管是磨菜刀,还是磨剪子,他都先要放在那只好的眼睛前看上一阵,嘴里念念有词,犹如祈祷一般。接着,再往磨刀砖上甩上一点水,也就正式开磨了。有意思的是,那盛水的不是脸盆,也不是水桶,而是一只小饭锅,听他说,还要用来做饭吃的。

    说起来,每当听到“削刀磨剪刀! ”的吆喝时,我总是起劲得不得了,立马开始搜罗家里的菜刀和剪子。我父母看到后,冲着我大叫:“才磨过,还没钝呢!”我一边嚷着:“钝掉了钝掉了”,一边飞奔下楼。其实,我之所以这么起劲,完全与家里的菜刀和剪子是否锐钝无关,我只是想去看磨刀师傅一直带在身上的那本书。没有顾客的时候,磨刀师傅总在看书,夏天时在树荫里看,冬天时在阳光下看。我很好奇,这是一本怎样永远都看不厌的书呢?后来,我才知道,这本已被翻得破破烂烂的书叫《隋唐演义全传》。

    有一天,我跟磨刀师傅说,你磨刀的时候,可以把这本书给我看看吗?他一口就答应了。果然,这是一本很吸引人的书,拿起来就不想放下,于是,我就成了这位磨刀师傅最为忠实的顾客。他有时不肯收我钱,我想,他是不是发现了我拿来的这些菜刀、剪子其实真的根本就不用磨。

    自我小学毕业,离家去上寄宿制中学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位磨刀师傅。以后,连“削刀磨剪刀!”的吆喝声在这座城市里也渐渐地鲜少听见了,当然,也极少再见到磨刀人的身影了。我以为这一行当已经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没有想到,前几天,我在小区门口又看见了一位磨刀师傅。他同样穿着洗得发白的衣服,同样戴了一副蓝得发亮的护袖。只是,他的磨刀凳子短了许多,不用长方形的磨刀砖,改用圆状的磨刀砂轮了。磨刀前,他既不吐唾沫,也不把菜刀、剪子放在眼前先看一下;磨刀时,也不再将凳子的一端紧紧地抵在胸腹。他也没有把什么书带在身边了。最最不同的是,他竟然不再吆喝“削刀磨剪刀! ”了。

    因为好奇,也因为一份念想,我还是请他帮我磨了一把剪子。我很想跟他聊聊天。只见他飞快地磨着剪子,一转眼便磨好了。他告诉我说,他来自江苏,今年56岁了,家里有两个都已成家的孩子,一个儿子,一个女儿。我问他,“那你为什么还要出来干这活呢?”他说,儿子和女儿都时常向他要钱。我说,“你怎么不吆喝呢,以前的磨刀师傅都吆喝削刀磨剪刀!的。 ”他听了,摇摇头说,他不会。我心里很有些失望。我又问,不吆喝,那生意还会好吗?他眯起眼睛笑着说:“你一定猜不出我可以赚多少钱的!不少的! ”还没等我猜,他自己已经伸出三个指头:“不下三千!”然后,他急着催我,赶紧去把你家里的菜刀也拿来磨一下。我问他,你刚才给我磨的剪子收我多少钱呢?他用两只眼睛打量了我一会,然后不动声色地报出了价格:“八块钱! ”



用户名:


解放日报 - 新闻晨报 - 新闻晚报 - 申江服务导报 - 新闻晨报社区报
报刊文摘- I时代 - 房地产时报 - 上海法治报 - 支部生活 - 讲刊 - 人才市场报 - 上海学生英文报

解放牛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我要爆料
上海阿耳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