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叠01版:头版A1叠02版:评论A1叠03版:截稿A1叠04/05版:深度A1叠06/07版:深度A1叠08版:综合A1叠09版:重点A1叠10版:重点A1叠11版:热线A1叠12版:政务A1叠13版:健康A1叠14版:教育A1叠15版:民生A1叠16版:消费A1叠17版:消费A1叠18版:微博A1叠19版:事件A1叠20版:中国·关注A1叠21版:中国·万象A1叠22版:中国·追踪A1叠23版:中国·社会A1叠24版:世界·焦点A1叠25版:世界·时事A1叠26版:世界·社会A1叠27版:财经·聚焦A1叠28版:财经·产业A1叠29版:财经·产业A1叠30版:财经·证券A1叠31版:财经·证券A1叠32版:广告A2叠01版:文化体育A2叠02版:文化·关注A2叠03版:娱乐·热点A2叠04版:娱乐·明星A2叠05版:体育·足球A2叠06版:体育·足球A2叠07版:旅游A2叠08版:旅游·游线A2叠09版:旅游·游线A2叠10版:旅游·评选A2叠11版:旅游·评选A2叠12版:旅游·邮轮A2叠13版:旅游·游线A2叠14版:旅游·专访A2叠15版:旅游·游情A2叠16版:旅游·大饭店A2叠17版:广告A2叠18版:体育·纵横A2叠19版:体育·篮球A2叠20版:副刊·发现A2叠21版:副刊·收藏A2叠22版:副刊·情感A2叠23版:副刊·专栏/连载A2叠24版:副刊·漫画B01版:速度周刊B02版:2013新年专题B03版:2013新年专题B04版:速度周刊·新车B05版:速度周刊·品牌B06版:速度周刊·品牌B07版:速度周刊·市场B08版:速度周刊·终端

承包商拖欠40万元人间蒸发

装修工人“纠缠”甲方该不该

2013年1月9日   A1叠11:A1叠11-热线   稿件来源:新闻晚报   作者:邵丽蓉

  晚报记者 邵丽蓉 报道

    “讨薪讨了大半年,40多万元依旧没着落,如果年前还拿不到钱,这个年真的没法过了。”近日,代表32名农民工讨薪的工头老许向本报反映,他们去年承接了3000多平方米的房屋改建项目,完工后承包商不见了踪影,手里只剩下40多万元的欠条。

承包商跑了,拖欠40万元

    2011年底,32名跟着老许干活的工人和承包商江苏鑫华盛国际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签订了合同,承接甲方项目业主单位上海恩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拆墙改造项目,对一栋五层楼高、约3000平方米的房屋进行原装修拆除、砌墙、粉墙的工程。工程款总价45万元,工程工期为60天。

    “我们32个人帮他干活,3个月每月每人只拿1500元左右生活费,其余的钱款都是约定工程结束后再结清,没想到工程结束了,承包商人间蒸发了,负责人老江打电话不接,公司搬了家,工人们的血汗钱打了水漂。 ”老许说,去年7~12月项目业主方负责人陈总曾当着承包商的面给过他32万元钱款,现在还欠40多万元无处讨要,急得他寝食难安。

    “在外打工一年,就等着拿钱回家过年,否则这个年就别想过了,大家都是住在一个村的,工人的老婆孩子知道是我没把钱看住,非得到我家来闹,到时候我只能跳楼了!”老许说因为他是工头,不得不承担起年末讨薪的重担,否则以后没人会跟他一起合作。

    由于找不到老江,老许就带着兄弟们找甲方项目业主要钱。老许认为找陈总也不是没有道理,虽然没跟甲方业主签过合同,但毕竟是给他家房子干活,因此业主总要负连带责任。

工人讨工资,甲方也喊冤

    记者联系了项目业主——上海恩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陈总。陈总表示,他只和总包方江苏鑫华盛国际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签订工程合同,前期约定合同价为45万元,工程进行一半后又新增加了项目,新增项目费用约定根据项目结束后的审计报告结账。而老许这边,由于他和老许没有签订合同,因此没有支付薪水的责任。

    陈总表示,他已经前后支付给了承包公司117.6776万元工程款,其中包括代乙方支付钢结构施工方的材料及人工费10.1776万元和老许的32名民工工资30万元,目前只剩下最后的一笔尾款5.4704万元没有结清(此金额还未扣除根据合同约定应扣除的总工程款5%的质保金)。他们多次催促承包商来结账,但是对方玩失踪,迟迟不履行结算义务,让他们也很头疼。

    承包商为何有钱不要?陈总分析说,承包商由于施工经验缺乏、管理混乱导致人工费用超出了工程款,因此承包商宁愿不要尾款,也不愿再付农民工工资了。“我这里审计结果还欠承包商几万元尾款,而据老许说,承包商所拖欠农民工的工资却远远不止这个数字,因此肯定不会露面了。 ”

    令陈总苦恼的是,农民工看准了业主跑不掉、要做生意的“软肋”,来甲方下属的宾馆大堂讨薪,并采取静坐、抽烟、打牌骚扰酒店顾客、在宾馆门口拉横幅等方式,严重影响宾馆的正常经营活动及正常的社会秩序。“按合同说,我们和民工不发生关系,因此不应该找我们,我们也很冤。 ”

行规致装修工程欠薪频发

    在工程装修行业有个行规,即“不拿钱就开工,拿点生活费就干活”,这导致不良承包商在工期内不付工资,完工后逃之夭夭。“承包商说没拿到上家的钱,因此发不了工资,等工期结束后一并结算,我们也同意。这种行规十分普遍。 ”老许说,别说承包商拿不出钱,就是甲方业主也拿不出上百万元的工程款,都是先让工人干起活来,等有了钱一笔一笔结算。“我们遇到过装修完工、业主迟迟不来验收的情况,原因就是业主没钱支付上百万元的装修费,拖着不验。”此外,双方没有签订合法的、完善的劳务合同,也是导致农民工工资被拖欠的原因之一。老许本人也说,当初和承包商签订的是“劳动合同”还是“分包”合同都不明白。

    北京长安(上海)律师事务所朱小锋律师表示,根据目前法律规定,若甲方将工程发包给无资质的承包商,当承包商拖欠工程款情况发生,甲方有责任以未结清的工程款为限,先行垫款发放农民工的工钱。但若承包商是有资质的公司,那么甲方与农民工无合同关系,也无连带责任。此外,若农民工以某人为代表承接了承包商乙方的工程,乙方向无资质的个人团体转包工程属违法,那么甲方同样应在剩余工程款的范围内支付农民工工资。

    朱律师建议,承包商虽然跑了,可通过工商局查询承包商公司经营状况,向公司索要尾款,或向劳动监察大队举报。若公司恶意拖欠工资,在政府部门责令其付工资的情况下拒不支付,情节严重者可以恶意欠薪罪追究刑事责任。



用户名:


解放日报 - 新闻晨报 - 新闻晚报 - 申江服务导报 - 新闻晨报社区报
报刊文摘- I时代 - 房地产时报 - 上海法治报 - 支部生活 - 讲刊 - 人才市场报 - 上海学生英文报

解放牛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我要爆料
上海阿耳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