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叠01版:头版A1叠02版:评论A1叠03版:截稿A1叠04/05版:深度A1叠06/07版:深度A1叠08版:综合A1叠09版:重点A1叠10版:重点A1叠11版:热线A1叠12版:政务A1叠13版:健康A1叠14版:教育A1叠15版:民生A1叠16版:消费A1叠17版:消费A1叠18版:微博A1叠19版:事件A1叠20版:中国·关注A1叠21版:中国·万象A1叠22版:中国·追踪A1叠23版:中国·社会A1叠24版:世界·焦点A1叠25版:世界·时事A1叠26版:世界·社会A1叠27版:财经·聚焦A1叠28版:财经·产业A1叠29版:财经·产业A1叠30版:财经·证券A1叠31版:财经·证券A1叠32版:广告A2叠01版:文化体育A2叠02版:文化·关注A2叠03版:娱乐·热点A2叠04版:娱乐·明星A2叠05版:体育·足球A2叠06版:体育·足球A2叠07版:旅游A2叠08版:旅游·游线A2叠09版:旅游·游线A2叠10版:旅游·评选A2叠11版:旅游·评选A2叠12版:旅游·邮轮A2叠13版:旅游·游线A2叠14版:旅游·专访A2叠15版:旅游·游情A2叠16版:旅游·大饭店A2叠17版:广告A2叠18版:体育·纵横A2叠19版:体育·篮球A2叠20版:副刊·发现A2叠21版:副刊·收藏A2叠22版:副刊·情感A2叠23版:副刊·专栏/连载A2叠24版:副刊·漫画B01版:速度周刊B02版:2013新年专题B03版:2013新年专题B04版:速度周刊·新车B05版:速度周刊·品牌B06版:速度周刊·品牌B07版:速度周刊·市场B08版:速度周刊·终端

老伯“战斗”七年铲除万张黑广告

自制工具总结经验希望从源头彻底杜绝

2013年1月9日   A1叠19:A1叠19-事件   稿件来源:新闻晚报   作者:钱朱建

在这7年的“斗争”中,于老伯总结经验自制了专门铲除黑广告的工具
晚报何雯亚现场图片

  晚报记者 钱朱建 报道

    徐汇区龙山新村,每天都有一位白发老人,一手拎着小水桶,一手拿着刷子和铲子,在小区里边走边张望。看到黑广告,老人便用沾过水的刷子将广告纸浸湿,再用铲子一点点把广告纸铲掉。他叫于立山,是一位89岁的老党员,坚持与黑广告“斗争”已有7年,并总结了许多方法和经验。老人在小本子上记录的日记显示,这7年他铲除的黑广告达1万余处。

坚持7年

每天小区内外铲广告

    昨天下午,在徐汇区枫林街道龙山一居委书记顾钟健带领下,记者找到了于老伯的家。 “刚吃完午饭,我正准备出去转一圈呢。 ”于老伯说,只要身体吃得消,他每天早、中、晚都会出去转,目标仍是黑广告。

    顾钟健告诉记者,于老伯原来是上海染料化工十厂的技术员,在单位时就是个热心人。从2006年开始,地处徐汇区核心地段附近的龙山新村里,黑广告明显多起来,楼梯、墙面、防盗门上都成黑广告的发布地,不但是粘贴,更多的还用漆刷,清除起来很困难。

    当时,居委组织了7个退休党员,组建了一个义务清洁队,专门清理小区里日益泛滥的黑广告。 “于老伯不仅参加每周的卫生大扫除,后来每天都会自发去巡视铲除黑广告,而且一做就是7年。 ”顾钟健说,整个龙山新村加起来有100多幢楼,于老伯已经走遍了每幢楼,现在不少居民碰到难清理的黑广告,会主动找于老伯去帮忙。

    近些年,黑广告更是发展到无孔不入,除了是纸张贴的,有的则用油漆直接喷涂或书写在墙面甚至地面上。于老伯也是随机应变,看到地上有,就蹲下来清理,如果是高处的广告够不着,就搬张凳子垫脚,或者找过路的年轻人帮忙。于老伯说,只要看到黑广告,一定要铲除掉。

自制工具

累计铲除1万多张

    在于老伯家门口的柜子里,记者看到了他的工具齐全。除了刷子、铲子、塑料桶等,于老伯还将木棍和刷子钉在一起,自制成加长的刷子,专门用来清理高处的广告。于老伯拿起自制工具比划着告诉记者,清理黑广告看似简单,其实很费力。先要用刷子蘸水,来回在广告纸上刷,将广告纸浸湿。一般至少要来回刷上三四遍,才能将广告纸软化。接着就要用小铲子一点点铲,由于粘贴广告用的往往是强力胶水,有时表面一层纸清理了,但会留下很多胶水污渍,还是很难看。这时,对实在铲不掉的污垢,就要刷上涂料将其覆盖。

    “这些刷子、铲子、涂料都是别人装修时扔掉的,被我捡回来废物利用。 ”于老伯为了总结经验,还在小本子上详细记录了他从2006年至今清理黑广告的过程。例如,2006年6月5日,一天他就涂、刷、覆了50余处广告。到了2009年,他又记下,下了3天雨后,广告都湿透了,雨停后去清理会轻松很多。昨天,于老伯最新的记录是,一个在小区附近菜场卖菜的外地小伙子,看老人一个人铲广告很费力,主动上前帮忙。

    通过老人的日记,经过简单统计后,记者发现,这7年经于老伯的手铲除的黑广告多达1万余处。

居民加入

和黑广告斗争到底

    前天中午,徐汇区枫林街道龙山新村49号防盗门上又出现了3张宽带广告,于老伯在每天的“巡视”中看到后,马上用随身自带的小水桶和刷子沾上水,过了些许,用铲刀一点一点地铲去,然后默默地离开向别处走去。当时的场景,正好被经过的顾钟健看到。

    “老伯虽然身体还硬朗,但毕竟奔90岁了,听力也不好。 ”顾钟健说,经常有居民劝老伯多注意休息,但于老伯像和黑广告卯上劲了,不仅小区里的黑广告要铲除,还经常走到小区附近的马路上去铲黑广告。

    于老伯告诉记者,黑广告不仅像“牛皮癣”一样影响美观,而且大多黑广告登的都是坑人的信息,经常有居民抱怨修电视或者搬家时轻信了黑广告而上当。天天与黑广告“斗争”,天天碰到贴黑广告的人,老人好言相劝,没有几个搭理他,老人脾气上来了,丢下一句狠话:“他能贴一张,我就会撕一张。 ”

    顾钟健说,老人这样执着地与黑广告“斗争”,居民既感动又担心。为此,居委干部和社区志愿者也出动去清除黑广告,大家一有空都帮助于立山,用行动让老人多空闲一些,多休息一些。于立山说:“我是一个老党员,力气活干不了,清除黑广告这件小事可以帮上忙。但还是期待有一个彻底解决黑广告的办法。 ”



用户名:


解放日报 - 新闻晨报 - 新闻晚报 - 申江服务导报 - 新闻晨报社区报
报刊文摘- I时代 - 房地产时报 - 上海法治报 - 支部生活 - 讲刊 - 人才市场报 - 上海学生英文报

解放牛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我要爆料
上海阿耳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