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叠01版:头版A1叠02版:评论A1叠03版:截稿A1叠04/05版:深度A1叠06/07版:深度A1叠08版:综合A1叠09版:重点A1叠10版:重点A1叠11版:热线A1叠12版:政务A1叠13版:健康A1叠14版:教育A1叠15版:民生A1叠16版:消费A1叠17版:消费A1叠18版:微博A1叠19版:事件A1叠20版:中国·关注A1叠21版:中国·万象A1叠22版:中国·追踪A1叠23版:中国·社会A1叠24版:世界·焦点A1叠25版:世界·时事A1叠26版:世界·社会A1叠27版:财经·聚焦A1叠28版:财经·产业A1叠29版:财经·产业A1叠30版:财经·证券A1叠31版:财经·证券A1叠32版:广告A2叠01版:文化体育A2叠02版:文化·关注A2叠03版:娱乐·热点A2叠04版:娱乐·明星A2叠05版:体育·足球A2叠06版:体育·足球A2叠07版:旅游A2叠08版:旅游·游线A2叠09版:旅游·游线A2叠10版:旅游·评选A2叠11版:旅游·评选A2叠12版:旅游·邮轮A2叠13版:旅游·游线A2叠14版:旅游·专访A2叠15版:旅游·游情A2叠16版:旅游·大饭店A2叠17版:广告A2叠18版:体育·纵横A2叠19版:体育·篮球A2叠20版:副刊·发现A2叠21版:副刊·收藏A2叠22版:副刊·情感A2叠23版:副刊·专栏/连载A2叠24版:副刊·漫画B01版:速度周刊B02版:2013新年专题B03版:2013新年专题B04版:速度周刊·新车B05版:速度周刊·品牌B06版:速度周刊·品牌B07版:速度周刊·市场B08版:速度周刊·终端

等一个人咖啡(3)

2013年1月9日   A2叠23:A2叠23-副刊·专栏/连载   稿件来源:新闻晚报   作者:九把刀

  九把刀  现代出版社

三、解决排列组合问题

    我的数学在班上可说是数一数二,但还没洗澡的我有些难以集中精神,加上许多排列组合的题目个个充满可恶的陷阱跟不明确的题意,十分钟内连错了五题。

    “真怪耶,什么七个女生八个男生坐在一个圆桌上吃年夜饭,但玛丽跟约翰两个人彼此在生气所以不能坐在一起,而彼得跟汤姆两人感情很好一定要坐在一块,请问这十五个人有几种坐法? ”我拄着下巴有些不甘愿。这种问题真的很怪,既然玛丽跟约翰彼此生厌不坐在一起、彼得跟汤姆非坐在一起不可,那么其他十一个人难道谁跟谁坐就会都没关系吗?就算某甲不讨厌某乙,不见得某甲就愿意坐在某乙身旁,也或许某甲心底偷偷喜欢着某丙,所以尽其所能要坐到某丙身边啊!更可能的是,十五个人围成圆桌坐在一块吃东西,或许大家都是贪吃鬼,都以想办法坐在离自己最喜欢的菜最近的位置为优先考量,所以题目应该详加规定菜色的内容跟个人的喜好供解题者参考才是,不然一味瞎猜也不是办法。不管多少个人围成一个圆桌,不论是吃东西或是纯聊天,都有一定的规则跟潜藏的人际关系埋在底下,所以问题的答案其实限制重重,纯解题实在穷极无聊。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谁跟谁坐在一起,其实早就在问题形成之前就已经注定好了不是吗?什么事情都是这样,所有的答案都在问题形成前,就已经清楚地刻在每个人的脑海里。

    “所以,这种问题实在非常无聊,对人生一点加分的能力都没有。 ”但我清楚,继续抱持这种“务实”的想法的话,我没有一题能解得出来。于是认真地翻开下一页,尝试解出下一个没有社会常识的题目。然后哥哥头顶着浴巾开门进来。

    “臭死人了,快去洗澡。”哥哥一屁股坐在床上,拿起吹风机嗡嗡吹头发。

    “等一下,我解完这一题再去。 ”

    我家很小,于是我从小跟哥哥就挤在一个房间,本来以为哥哥上大学后我就可以拥有一间完全属于自己的小天地。不料哥哥考上了同样位于新竹的“中华大学”,为了省钱跟欺负我,哥哥没有搬出去租屋,还是一如往常窝在家里,将他没有药救的幼稚继续传染给我。现在我那笨蛋哥哥正赤着上身打哈欠,拿着吹风机用热气嗡嗡嗡地攻击我的后脑。

    “你真的很无聊耶,难怪交不到女朋友。”我的头发被吹得乱七八糟。

    “呵呵,交不到女朋友还轮不到我。 ”哥哥笑得很白痴。

    “是吗?怎么有人大学念了两年,结果交不到半个女朋友? ”我吐槽。

    虽然我知道哥哥忙打工跟疯社团,没机会认识瞎眼兼没品位的女生。

    “亲爱的小妹,如果我真的要追女生,唉,什么系花校花,哪朵花不让我手到擒来?只是配得上我的女孩还没出现,现在身边的笨女生都跟你一样不够亮眼,叫哥哥我怎么追得下去? ”哥哥自恋地说。

    “我拭目以待。 ”我说,将头发拨正,继续解着“鸡兔同笼”的生态危机问题。哥哥蘸了一点发胶抹在头上,然后将头发搓成一个难看到连鸡都想逃跑的鸡窝,站在半身镜前自以为是地怪笑。看来大学不只制造出一张张笑脸,还制造出无懈可击的笨蛋。

    “说到交不到女朋友,嘿嘿,我今天在社团活动时听到一个超好笑的真人真事,说给你听。”哥哥对着镜子说。每天晚上哥哥都会说一两件上学的新鲜事。

    “那个台湾‘清大’,你知道吧?”哥哥将吹风机的电线缠起来,躺在床上。

    “知道啊,我就在台湾‘清大’夜市里打工,你耍白痴啊?”我说,心不在焉地看着题目里抽象又没有虚假的鸡跟兔。

    “呵,今天我们一票人去台湾‘清大’,跟他们的溜冰社讨论分配期中教学的学校。”哥说,踢着吊在床头上的直排轮溜冰鞋。

    “什么是期中教学? ”我转头。

    “就是去初中啊高中啊推广直排轮,哎,还不是要拍照片当做社团活动记录,一年一度的社团评鉴时就可以当资料啊,方便申请经费,猪头。 ”哥的鼻子喷气。

    “继续说。 ”我转着笔。

    “我们去他们的溜冰练习场一边吃卤味一边聊啊,本来很正经的,但竟然让我遇到一个倒霉界的奇才,他叫什么我已经忘记了,好像叫阿土?又好像叫阿杜?”哥哥陷入自言自语。

    “不管他叫什么,他到底做了什么事啊? ”我提醒哥好好把话说完。

    “哦,你算数学不专心! ”哥好像戳破我的大秘密,不知在得意什么。

    “你真的很幼稚耶,死大学生,请把那位倒霉界奇葩的丰功伟业讲给我听,不要故意吊我胃口,谢谢。”我偷看参考书上的解答,将解题方法默背下来。

    “就叫他阿土吧。他是“清大”溜冰社的,大三了,但以前没见过他,今天他们大三的社长在介绍社员给我们认识时,场面超爆笑,害我真的把一颗卤蛋从嘴里喷了出来。 ”哥哥的大脚轻轻踢着直排轮,一本正经模仿溜冰社社长的语气,拍拍身旁的空气,说:“这位是我们的新社员,叫阿土,他最大的特色就是……他交往一年半的女友在去年这个时候,被一个女同性恋给追走了!至今单身,万年诚征女友中! ”然后不断拍手夸张地大笑,缺氧到脸都红了。

    我听了也觉得挺好笑。一个堂堂男子汉被这样介绍,这位叫阿土的可怜虫大概颜面扫地了。

    哥哥好不容易止住笑,说:“不过阿土先生只是搔搔头不知如何是好,一点都不生气,好像对这种场面已经免疫了。哈哈,真的是一个很有肚量的笨蛋啊! ”

    “说不定社长只是开个玩笑吧?就算是真的,那个被拉子追走的女生也许也是个女同性恋,只是她本来不知道而已吧?”我忍不住说,哥猛摇头。

    “Oh,No!我可不这么认为,后来一个‘清大’的丑女私下告诉我,说阿土是她念核子工程系的同班同学,阿土的糗事她可是一清二楚,阿土那个女友可是从他高三就开始交往的,后来阿土念台湾‘清大’工程与系统科学系,女的念台湾‘交大’管科,两个学校根本就黏在一起,所以感情交往也应该理所当然的很顺利啊。哈!妙就妙在这点,那个女生居然在上大学后被一个女同性恋给追走,害得那个阿土被这个大笑话给诅咒,每次出去联谊,别人介绍他时,这个大笑话就会被重新翻出来提一次,提到阿土颜面神经都麻痹了!哈哈! ”哥又开始大笑。

    我也笑了,虽然女朋友被拉子横刀夺爱的阿土先生实在是个不折不扣的丧气蛋,应该掬一把同情泪而不是捧着肚子大笑。有个广告说,能吻的时候就不要说话。我想,能笑的时候还是不要哭吧。

    “阿土先生才大三吧,好可怜,我想他还要被笑两年? ”我吃吃发笑。

    “不止不止,不管阿土再怎么努力改变形象,大学必修三学分:课业、社团、爱情,阿土他在爱情这一项已经注定拿零分了。 ”哥哥又开始大笑了。

    “为什么? ”我不懂。

    “阿土不止丢尽了脸,那个丑女还说,阿土的男子气概已经被这个大笑话给剥夺光光。所以阿土的自信心也是一路下滑,长期跌停板跌到破底!”哥哥打开床头灯,随手抽了一本漫画,打开。

    也没错,一个没有自信的男生是没办法对喜欢的女生展开行动的。况且也没有女生会喜欢没有自信的男生,那就像收留无家可归兼爱流鼻涕的无助小弟弟。

    “我只能说大学里什么人、什么故事都有啊。 ”我说,将参考书合上。阿土先生,替你默哀一分钟。



用户名:


解放日报 - 新闻晨报 - 新闻晚报 - 申江服务导报 - 新闻晨报社区报
报刊文摘- I时代 - 房地产时报 - 上海法治报 - 支部生活 - 讲刊 - 人才市场报 - 上海学生英文报

解放牛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我要爆料
上海阿耳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