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1版:头版A02版:封二A03版:要闻A04版:要闻A05版:上海新闻A06版:上海新闻A07版:上海新闻A08版:上海新闻A09版:上海新闻A10版:上海新闻A11版:广告A12版:上海新闻A13版:中国新闻A14版:中国新闻A15版:晨品生活A16/A17版:晨品生活A18版:360宅A19版:国际新闻A20版:国际新闻A21版:评论A22版:城市人文A23版:爸妈圆桌A24版:广告A25版:体育新闻A26版:体育新闻A27版:体育新闻A28版:财经新闻A29版:财经新闻A30版:财经综合A31版:理财A32版:基金B01版:文娱新闻B02版:娱乐新闻B03版:娱乐新闻B04版:文娱新闻B05版:广告B06版:广告B07版:广告B08版:广告B09版:广告B10版:广告B11版:广告B12版:健康保健C01版:人才周刊C02-C03版:热点聚焦C04版:国际教育C05版:国际教育C06版:教育C07版:移民C08版:品牌院校D01版:品致D02版:品致D03版:品致D04版:品致D05版:品致D06版:品致D07版:品致D08版:品致

手机贷俞亮只为“被嫌弃的客户”服务

最难的时候,边欣赏老建筑边思考

2015年05月14日   A29 :财经新闻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  


    晨报记者 苗夏丽

  “我有虹口情结,所以创业选在这个地方。”东大名路1050号绿地北外滩中心的9楼,手机贷创始人俞亮如是说。
  这是俞亮在虹口搬迁的第三个办公地址,这幢楼旁边就是黄浦江,透过窗户,俞亮能看到上海的金融热土陆家嘴。这对正在从事移动互联网金融的俞亮而言,是另一个视角。

  因为接地气,回到虹口

  “外婆说,小时候我吵闹的话,只要抱去公平路码头,就会安静下来。”俞亮回忆过去的时光,最愉快的,就是在码头边看黄浦江船来船往; 之后尽管小学到大学都在徐汇区,但每逢寒暑假,俞亮都会回到虹口北外滩外婆家,继续看黄浦江,看虹口区的老房子。他说收集百年虹口老建筑老街区信息是种乐趣,在他家有一个专门的书橱就放着上海开埠后的各种照片和各时期地图。
  因为这种情结,2012年中,俞亮在虹口提篮桥附近一商务楼的地下室,开始了创业。“选在地下室,也是因为成本低。”当时团队员工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俞亮,另一个是他的助理。地下室的面积在150平方米左右,租金、加网络带宽、水电煤的成本一个月要7000元。
  对俞亮而言,这次创业是为了解开他在银行工作数年的“心结”。2003年-2009年的6年时间,他曾组建了招商银行的第一个数据互联网部门“数据通路室”,曾参与筹备平安银行的信用卡中心,分管过兴业银行的互联网渠道部门,这些都是传统银行里的创新项目。“但是,体制内的创新总有掣肘,当时就想过能不能通过大数据方式,让那些没有信用卡的人群也能享受银行服务,但出于风险考虑,这个想法在萌芽期就被扼杀了。”在银行体系内不能做的事,俞亮只能通过创业来解决。
  最初为了养活团队,俞亮是帮银行做网络营销的,扮演广告中介的角色,赚点中间服务费,与此同时团队开发“手机贷”APP,这是创业的重点。“手机贷”就是为了给那些银行看不上的“屌丝”服务,这部分人群有3000多万人,他们没有信用卡,但有透支资金的需求。俞亮的团队就通过数据模型分析进行风险控制,利用自有资金给这群“屌丝”们迅速发放现金贷款,平均2000元。“越是收入低的人,越需要透支类金融服务;收入低的人,不代表不诚信,手机贷的用户就是这样一群人。”
  今年,手机贷还引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通过对个人信用等级的评估来发放不同额度的信用贷款,诚信度越高可使用额度越大;另外300元、500元、700元的超小额度贷款也能在手机贷端实现,这都是银行不会涉及的业务。

  三次搬迁,记录成长的足迹

  对很多创业者而言,创业期间搬迁办公地点是常态,俞亮的团队在虹口区就搬了3次,但每次搬迁都记录着团队成长的足迹。
  2013年元旦前,在地下室呆了1年多之后,手机贷团队员工从最初的2个人增加到20多个人,俞亮从地下室搬到了6楼,面积从150平米增加到250平米左右。“过了几个月,员工有三四十人了,250平方米也显得捉襟见肘了。”俞亮把自己的办公室变成了会议室,自己搬到了机房里。在那个机房兼办公室的十五六平方米空间里,一半是服务器,一半坐着两个人。“开会的时候,大家都只能站着。”
  直到2014年1月在虹口区正式注册公司时,俞亮才得知虹口区是有支持创业公司的政策的。“当时找到了虹口区人事局的负责人。”俞亮电话打过去,说明了创业的情况,那是2014年初,当时公司产品“手机贷APP”已上线测试运营3个月。“虹口区人事局领导非常重视,立即到公司了解需求,发现确实坐不下了,就扶持了。”
  2014年5月,俞亮的公司第三次搬迁,进入了北外滩园区,办公面积增加到450平方米。“当时房租是2.5元/天/平方米,政府对公司有员工补贴,外来员工每月补贴六七百元,上海本市员工补贴每月二三千元,房租一个月实际支出在1万多元,考虑带宽、水电等,一个月的成本大约在3万多元。”俞亮说,虹口北外滩园区是一个孵化企业园区,有不少创业企业在这里点燃梦想。
  但是到2014年底,员工数量超过了100人,办公室又嫌小了,俞亮不得不第三次搬家。今年3月入驻的绿地北外滩,“面积1300平方米,能容纳200个员工。”

  窘迫时,看看虹口老建筑

  快节奏、一天十几个小时长时间的工作是很多创业者的工作常态,尤其处于互联网圈,稍微放慢就有种被颠覆的感觉。云淡风轻地欣赏世界,是一种奢侈,但在俞亮的世界里,每当压力大的时候,他都会停下来,从公司走路回家,从虹口沉淀的建筑中寻找一丝灵感或突破。
  “创业公司没钱的时候最难过。”在遇到清科风投之前的2013年9月,手机贷APP刚测试上线,获取用户很艰难,“能想到的方法,比如电话营销、QQ群运营、社区推广……我们都用尽力了,但3个月过去了,只有162个贷款申请。”
  当时团队已经在质疑这个创业方向究竟靠不靠谱,公司的资金也基本折腾光了,“公司30多个人等你吃饭,这种压力你只能自己默默承受。公司的创始人,就是问题的垃圾桶和灭火队长。”
  2014年元旦前的某一天,俞亮从公司步行走回家。“走路的时候,脚是机械运动,大脑可以天马行空,眼睛能看到办公室看不到的影像。”俞亮想象着自己穿越回了旧上海老虹口的鼎盛时期。今天的虹口虽然有点落寞,但一切都在变好,俞亮看在眼里,他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果然几天后“幸运”降临,公司资金链处于崩溃边缘的俞亮,突然接到清科资本总经理袁润兵的电话,说在苹果store看到“手机贷”APP,对模式感兴趣,要上门聊聊。这让俞亮看到了希望,他一口答应:“见面一交流就和袁总对上眼了。”第二天俞亮就直接飞到北京,和清科资本的掌门人倪正东见面。俞亮向倪正东展示手机贷APP的时候,“因为倪总当时的手机是一款最新安卓机,我们产品适配得不是很好,尝试了几次总是出问题,我就只能聊业务模式和发展规划。”最后清科还是投资了,而且整个过程只用了2周的时间,“尽管手机贷APP当时不是很成熟,但清科资本很专业,就投了。”俞亮如此总结那次愉快的融资。
  去年7月红杉500万美元融资和今年2月蓝湖500万美元融资时,俞亮都是通过步行走路,一边看着老房子一边“放空”自己,然后全力以赴,海阔天空,“谈融资,如果双方第一次见面沟通超过半个小时还没相互认可,那么后面合作的可能性不会大”。
  除了看老房子,俞亮闲暇时会写小说、诗词,他还学过国画,喜欢摄影。站在科技和人文的路口,俞亮找到了自己看世界的方式。

  献计科创

  要用足政府资源

  一个创业者在朋友圈分享过这样一个段子:一小孩搬石头,父亲在旁边鼓励:“孩子,只要你全力以赴,一定能搬起来!”最终孩子未能搬起石头,孩子说:“我已经尽全力了!”父亲却答:“你没有拼尽全力,因为我在你旁边,你都没请求我的帮助。”
  创业者如同那个小孩,而政府如同孩子的父亲。创业者能做的是用足周围所有社会资源,包括政府,手机贷的团队算是其中的典型。
  创业公司能否成功,员工很关键。员工的吃穿住行,看起来是小事,但却是最实际的问题。比如吃,据了解,虹口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旗下的北外滩创业孵化园,引入了一家咖吧“毕+力”,这也是一个创业团队,将为园区内甚至周围附近的创业公司提供“白领午餐”;住宿方面,虹口区计划引入专门做白领公寓的创业团队,政府进行部分采购,补贴草根创业公司,为这些公司的外地员工解决住宿问题。
  虹口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相关人士表示,政策层面,在扶持青年创客上,如果企业未注册,可提供免担保、全贴息、最高15万的贷款;注册后,创业团队可以向政府申请不超过200万的债权融资。但是,政府正从简单的政策扶持发展到创业扶持和资源对接,尤其是人的问题,比如居住证办理、人才引进等,还包括创业者的停车难问题、创业公司与融资机构的对接等,会逐渐形成创业生态链。

友情链接: |新浪 |网易 |搜狐 |腾讯 |大申网 |上海通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上海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官方网站 |上海报协网
|四川新闻网 |大众网 |大河网 |广西新闻网 |青岛新闻网 |大江网 |浙江在线 |环球网 |凤凰网 |网络社会征信网
|金黔在线 |云南网 |山西新闻网 |荆楚网 |每日甘肃 |互联网举报 |中国网联网 |华声在线 |湖南在线 |商都网
|中国传媒网 |瞭望观察网 |大公网 |看看新闻网 |中国广播网 |金羊网 |中纪委监察部 |上海农场知青网
解放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上海阿耳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