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1版:头版A02版:要闻A03版:广告A04/A05版:要闻/太空讲堂A06版:要闻A07版:上海A08版:上海A09版:爱上海·食品安全宣传周A10版:上海A11版:广告A12版:上海A13版:上海A14版:广告A15版:上海A16版:品致A17版:广告A18版:地球A19版:健康A20版:中国A21版:中国A22版:广告A23版:国际A24版:广告A25版:国际A26版:国际A27版:国际A28版:广告A29版:广告A30版:评论A31版:评论A32版:广告A33版:赢家A34版:财经A35版:趋势A36版:广告A37版:享理财A38版:资产管理A39版:保险A40/A41版:品味装潢A42版:广告A43版:个股A44版:公司A45版:期货A46版:品味装潢A47版:广告A48版:红木方圆B01版:文娱B02版:娱乐B03版:文化B04版:广告B05版:综艺B06/B19版:广告B07版:互动B08版:网事B09版:倾诉B10/B15版:广告B11版:影像B12版:新居B13版:新居·时尚家饰B14版:体育B16/B17版:体育B18版:体育B20版:球经B21版:品味装潢B22版:广告B23版:广告B24版:广告C01版:地产星空C02版:地产星空·广告C03版:地产星空·广告C04版:特别推荐C05版:地产星空·广告C06版:特别推荐C07版:地产星空·广告C08/C09版:封面专题C10/C11版:封面专题C12/C13版:热点聚焦C14/C15版:区域聚焦C16版:地产品牌C17版:别墅上榜C18版:特别推荐C19版:商办旺角C20版:品牌地产C21版:特别推荐C22版:楼市资讯C23版:地产星空·广告C24版:地产星空·广告

教育解说

老师,小贝是谁?

2013年6月21日   A30:A30-评论   稿件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邓海建

  □邓海建

    万人迷贝克汉姆的魅力毋庸置疑,为了一睹其风采,18日的南京奥体中心涌进了超过一万名观众,当天南京的最高气温达到了36摄氏度。不过,令人稍觉不解的是,在看台上有不少观众是南京某小学的学生们,他们在这里忍着酷热坐等了3个小时。

    小贝来了,与电视里看到他不同,“这回算是见到活的了”,因此在酷热里端坐几个小时好像也算不得什么难以忍受的代价。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从来名角登场,都是“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小贝出场,当然是商家负责捧“钱场”,孩子们负责捧“人场”。据说当天的情形是这样的:在体育场二层平台,一大群小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有序进入,整整坐满了3个看台。粗略看一下这些小朋友,他们的年龄也就是在10岁上下。应该说,这个年龄段的小朋友,关注足球不多,更难言是小贝的球迷了。小贝风头正健的时候,估计这些孩子都未必会玩皮球呢,今天集体齐刷刷跑到体育场看小贝,真粉丝恐怕不多,更多的大概还是“被组织而来”。

    孩子们来体育场,据说是为了与小贝“做互动”的。我们不能妄自揣测校方组织孩子去体育场与小贝互动的初衷——何况这次小贝还是以青少年足球推广大使的身份而来。今天,让中国孩子多多接触点国际足球的正能量,当然不是坏事。一方面,说起来,似乎足球的老祖宗就在中国,叫“蹴鞠”,这可是布拉特先生当年亲口说过的;另一方面,中国男足最近刚刚上映了一出现实版的 “泰礮”,引无数球迷尽吐槽,看来中国足球的未来,只能寄托在孩子的身上了。

    但小学生与小贝互动的说法之所以令人捧腹,恰恰在于以下两个现实的疑问:一是偌大的体育场,明星在球场中央,一群小学生在远远的看台上,怎么互动、互动什么?二是见面会上粉丝云集、记者云集,“小学生们坐在看台上还是比较安静的,尤其是相比旁边看台的狂热球迷”,这样的互动,对孩子们有多大意义?看起来很美的初衷与令人生疑的效果,该信哪一个呢?

    小学生也许并不是为了迎接小贝而来,但事实上已成为烘托气氛的“免费粉丝”。退一步说,酷暑下默坐几小时,起码有让孩子们沦为迎接小贝 “活道具”的嫌疑。这样的担心,自然不是没有前车之鉴:从河南卫辉组织数百中学生停课冒雨祭比干,到温州鹿城教育局长打伞观看学生冒雨表演,再到四川小学组织学生冒严寒夹道欢迎领导……被组织起来“不务正业”的孩子是一茬接一茬。学校热衷或“被热衷”于这些或官或商的社会活动,越来越成为教育领域的一种怪现象,不能不说,这些做法有违人本取向,贩卖着某种谄媚思维。

    梁启超在《论幼学》里说,“人生百年,立于幼学”。教育对于塑造孩子的性格与品性,是根本与源泉的意义。如果孩子沦为活动的道具,难免会带来三重伤害:一是悖逆了活动本身的价值,与初衷相去甚远。比如南京的小贝见面会,本意是让孩子爱上足球运动,但个个被逼着在酷暑下熬几个钟头,还有多少孩子觉得足球本是一项“给人快乐”的运动?二是“驯服”了孩子多元的个性与天性,在整齐划一的脚步中、在为商为官的表演中,让孩子觉得自己是可以 “被摆布”、“被安置”的。更重要的是,它虚拟了一场场形式主义的教育,让孩子在不知所以的状态下完成了“人山人海、锣鼓喧天”的场景设置。凡此种种,都是自主意识与独立思维的“天敌”。

    教育是一种权力,当然也是一种义务。但在教育的任何流程中,都不应夹带教育主导者或社会的“私货”。从这个意义上说,没必要喊一声“小贝驾到”,孩子们就要毕恭毕敬地候着。其实,南京的这场小贝见面会,也许可以更温馨、更妥帖——比如让孩子自愿报名,或者将门票赠给足球兴趣组、校足球队的学生,或组团、或与家长一道,在自主自愿、轻松愉悦的氛围中,来一场真正的互动。

(作者为资深评论人士)


解放日报 - 新闻晨报 - 新闻晚报 - 申江服务导报 - 新闻晨报社区报
报刊文摘- I时代 - 房地产时报 - 上海法治报 - 支部生活 - 讲刊 - 人才市场报 - 上海学生英文报

解放牛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我要爆料
上海阿耳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