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1版:时局A02版:法治重点A03版:法治综合A04版:社会·庭审A05版:公告A06版:公告A07版:法治庭审A08版:走近人大B01版:法苑周刊B02版:非常阅读B03版:案件写真B04版:情感档案B05版:前沿观察B06版:法治专版B07版:法治专版B08版:中外案志

善于“调解”的东汉名吏吴祐

2017年08月23日   B08 :中外案志   稿件来源:上海法治报  


    □郑学富
  
  吴祐,字季英,东汉时陈留长垣(今河南省境内)人。据 《后汉书·吴祐传》 载,陈留太守冷宏,召见吴祐补任郡中文学官,冷宏见到吴祐很是奇异,于是举荐吴祐为孝廉。后来因举光禄四行(光禄四行即敦厚、质朴、逊让、节俭)升任为胶东侯相。
  根据记载,吴祐在办案过程中,秉承仁义道德,做到仁至义尽,合乎法理人情,彰显了汉代法律的人性化。在胶东任职九年,政绩显著,清正廉洁,为后人称道。

  善于调解诉讼减少

  吴祐二十岁那年,父亲吴恢去世,家里连一石粮食的储蓄的没有,家境贫寒。他父亲生前的一些朋友想送给他礼物,接济一下,但是他不接受别人的送礼。为了生计,他经常赶着猪到田野里放牧,嘴里背诵着经文。有一次,吴祐放猪时遇到父亲的一位好朋友,这人见他没有官宦后代的矜持样子,就问:“你是俸禄二千石级别官员的儿子,却干着这种工作,即使你自己不以为可耻,怎么对得起你地下的父亲呢?”吴祐因其是父亲的故友,只能尊敬,口中尽管连声说“谢谢”,可是仍然继续牧猪诵经。
  吴祐到胶东上任后,“祐政唯仁简,以身率物”。吴祐执政中推行仁爱道德,并率先垂范。老百姓前来衙门打官司诉讼,他接案后,并不急于审案判决,而是思考成熟后再问案。
  在问案审理过程中,态度和蔼可亲,不激化当事双方的矛盾,而是注重做思想工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用道德伦理来教育、感化他们,让他们握手言和,从归于好。他有时还深入到村庄进行暗访调查,发现矛盾及时化解,做好调解劝和工作。在他的治下,老百姓的争端诉讼案件大为减少,大家安居乐业。
  一个担任啬夫职务的孙性很有孝心,有一次,他利用职务之便,私自收取老百姓五百钱,到集市上购买了一身新衣服孝敬父亲。父亲接过衣服后问他:“你当个小官,没有多少薪水,哪来的钱买这么好的衣服?”孙性不敢隐瞒,就把避开吴祐,私自收取税赋的事告诉了父亲。
  父亲听说后大为气愤,指着儿子的鼻子说:“这样好的侯相,你还忍心欺骗他?这衣服我也不穿了,你赶快去吴侯相那里认罪!”
  孙性听了父亲的训斥,既惭愧又害怕,拿着衣服到衙门自首。吴祐把身边人支开,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孙性便把父亲的话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吴祐听后,很为他父亲的大义所感动。虽然孙性的做法不对,但吴祐对他只是小作惩处,让他把钱还回去,还把衣服送给了孙性的父亲。

  人性执法感动囚犯

  安丘县有个姓毌丘名长的男子,他是个孝子,有一次他陪同母亲到市场上购买物品,碰到了当地一个有名的地痞流氓牛三。
  牛三喝醉了酒,在大街上哼着小曲,东倒西歪地横行,他看到毌丘长的母亲半老徐娘,颇有风韵,便借着酒劲,在光天化日之下耍起了流氓,嬉皮笑脸地说:“小娘子,长得这么俊俏,跟我回家做个小的,保你吃香喝辣。”说着就动手动脚,搂抱毌丘长之母。
  毌丘长见状,两只拳头攥得紧紧的,想与牛三拼命。母亲怕儿子吃亏,拉着他躲着走,可是牛三紧追不舍。
  毌丘长怒火中烧,叹道:“堂堂七尺男儿,母亲受辱却不能保护,还有何脸面立于人世?”是可忍孰不可忍,他情急之中从腰中掏出一把利刃,愤怒地向牛三砍去。牛三毫无防备,竟一刀毙命。
  毌丘长一看杀死了牛三,也害怕起来,把母亲安顿好后,便逃之夭夭了。
  案子报到了吴祐那里,吴祐得知杀人犯已经潜逃后,派出官府的衙役四处追捕逃犯。办案人员追踪到胶东终于抓住了毌丘长归案。
  吴祐叫来毌丘长,心情沉重地对他说:“作为儿子,母亲被人侮辱,这是不能容忍的,你的所作所为我也非常理解。可是作为孝子,做任何事情一定要考虑到后果,行动不能连累父母。现在你一怒而白日杀人,犯下了罪行,尽管情有可原,但是如果赦免你那是不义,而加刑于你,我又于心不忍,这让我怎么办呢?”
  毌丘长听后,慷慨地说道:“好汉做事好汉当,不用您为难了。”说着用刑具捆绑自己的双手,“国家有法令,我触犯了法律,您虽然同情我,但决不能法外施恩,请您治我的罪。”
  吴祐见毌丘长很识大体,动情地问道:“你有没有妻子、儿子?”毌丘长回答说:“在下已娶妻室,但是尚未生子。”吴祐于是下文到安丘县,将毌丘长的妻子接到胶东,把毌丘长的刑具解除,让他与妻子同宿于狱中。不久,毌丘长之妻有了身孕。
  到了冬至将要行刑的时候,吴祐为毌丘长准备了丰盛的饭菜美酒,让他痛痛快快地美餐一顿,并通知毌丘长的家人前来探视送行。吴祐的一系列具有人性化的做法,令毌丘长极为感动,他痛哭流涕,对前来探视的母亲说:“我辜负了母亲,犯下了死罪,不能再孝敬您老人家了。吴君很怜悯我,开恩于我,我怎样方能报答吴君的恩情呢?”于是他咬掉自己一个手指头吞食肚中,含着血说:“妻若生子,取名‘吴生’,等他长大成人后,一定要告诉他,父亲临死吞指为誓,嘱咐儿子报答吴君。”然后自缢而死。
  吴祐在胶东任职九年,调任齐相,大将军梁冀上表举荐吴祐担任长史。后来梁冀诬奏陷害太尉李固,吴祐听说后,请求见梁冀,为李固争辩,梁冀不听。当时扶风人马融在坐,为梁冀写奏章,吴祐对马融说:“李公的罪,成于您的手下。李公如果遭到诛杀,您有什么面目见天下人呢?”梁冀发怒起身进到房子里去,吴祐也不辞而去。
  梁冀将吴祐调任河间相,吴祐因此辞职回家,不再出来为官,亲自浇灌园蔬,用经书教授门生。最终以九十八岁的高龄去世。

友情链接: |新浪 |网易 |搜狐 |腾讯 |大申网 |上海通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上海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官方网站 |上海报协网
|四川新闻网 |大众网 |大河网 |广西新闻网 |青岛新闻网 |大江网 |浙江在线 |环球网 |凤凰网 |网络社会征信网
|金黔在线 |云南网 |山西新闻网 |荆楚网 |每日甘肃 |互联网举报 |中国网联网 |华声在线 |湖南在线 |商都网
|中国传媒网 |瞭望观察网 |大公网 |看看新闻网 |中国广播网 |金羊网 |中纪委监察部 |上海农场知青网
解放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上海阿耳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