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1版:头版A02版:重点·声音A03版:重点·声音A04版:法治综合A05版:法治社会A06版:法治随笔A07版:法治中国A08版:法治中国B01版:律师周刊B02版:我要找律师B03版:我要找律师B04版:律师讲述B05版:律师沙龙B06版:律师服务B07版:律师说法B08版:律师圆桌

一块玻璃引发一场群架 皮肉之伤为何致人死亡

2012年5月14日   B04:B04-律师讲述   稿件来源:上海法治报  

资料照片


  □天津行通律师事务所 王秀杰

    玻璃加工店的小老板由于价格问题和客户发生纠纷,客户仗着自己是本地人,便纠集几个朋友上门 “兴师问罪”。冲突中,有人的大腿被玻璃划伤。本以为只是皮肉之苦,没想到却要了性命。

    因为这起意外,我的当事人被诉过失致人死亡。而他的家人找到我委托代理时,案件已经即将开庭……

定做玻璃砍价引发纠纷

    刚过而立之年的刘晓峰老家在山东,常年在河北的一个县城里经营玻璃加工店,由于手艺好、价格公道,在当地小有名气。

    2010年4月的一天下午,当地人张永海到刘晓峰的玻璃店来取两天前定制的一块玻璃。

    本来这单生意的价钱已经事先商量好了,可是付钱时,张永海还想将价格压一压。就为了这点小事,双方发生了口角,最终张永海还是按照原先商定的价格付了钱。

    原本这场小风波也就过去了,可张永海付完钱离开玻璃店后,越想越心里越不是滋味,他觉得玻璃店老板太不给面子了。

    仗着自己是本地人,而刘晓峰是外地人,他决定给刘晓峰一点颜色看看。一通接一通地打了半天电话,张永海约来五个哥们。他们一起来到刘晓峰的玻璃店,准备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好歹的外乡人。

势单力孤玻璃成了“武器”

    一方为了惹事而来,一方也毫不退让。双方一碰面,立马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

    张永海的朋友赵以达眼看刘晓峰并未害怕退缩,便顺手抄起店里的一把锤子去砸刘晓峰的后背。

    刘晓峰冷不防挨了砸,又见对方人多势众,情急之下双手举起店里的一块玻璃,猛地迎了上去。

    随后,场面便一发不可收拾。

    在打斗过程中,刘晓峰手里的玻璃被赵以达用锤子敲碎,刘晓峰捡起一片碎玻璃将赵以达的右大腿划伤。

    当时,赵以达腿上的伤口并不深。哪想到,在被送到医院后却突然有了生命危险,后因抢救无效死亡了。

    案发后,自知闯了祸的刘晓峰主动到当地派出所投案自首,被以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而刑事拘留。

皮肉受伤意外致人死亡

    大腿被玻璃划伤的赵以达,为何最终会死亡呢?对此,刘晓峰百思不得其解。

    在侦查阶段经法医鉴定,这才弄明白缘由。

    法医鉴定认为,赵以达系在外伤引发出血、疼痛及情绪激动等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导致固有疾病——高血压发作而死亡。

    随即,刘晓峰被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逮捕。

    案件在侦查和审查起诉阶段,双方家属均不断到当地各政法部门上访告状,死者家属认为应定刘晓峰故意杀人罪;而刘晓峰家属则认为己方属于自卫,不应负任何责任。

    闹腾了一段时间后,刘晓峰的家人才经人提醒,想到要请一个律师,通过法律途径维护作为被告人的刘晓峰的权利。

    等到我正式接受委托介入此案时,检察机关对案件已经审查终结,移送法院准备开庭审理了。

居中斡旋赔偿达成协议

    接受委托后,由于时间紧迫,我决定调查取证和民事赔偿调解 “两线并进”。

    我在第一时间会见了被告人刘晓峰,仔细查阅了相关案卷,并分别和承办法官、检察官沟通了意见。

    随后,我积极会同承办法官和被害人方的代理律师,开展案件的民事赔偿调解工作,安抚被害人家属,打下作罪轻辩护的基础;

    与此同时,我也积极进行调查取证工作,依法调取了被告人刘晓峰收监前的 《体检表》等证据,以证明刘晓峰是在受到多人攻击并受伤的情况下,进行自我防卫。

    一方面,无罪辩护始终是一个可能的选项,作为律师,我不会轻易放弃。另一方面,通过我方的举证和说理,也是降低被害方索赔预期的 “筹码”,这样可以加速调解工作的顺利进行。

    经过我们的不懈努力,在庭审开始前,案件民事赔偿部分的调解工作取得了突破性进展。被告人和被害人双方家属达成了初步的赔偿意向,被害方的索赔数额从最初的数十万元降至20万元。

    同时,我一周之内三次赶赴河北当地,与看守所的领导沟通协调,顺利将相关对被告人有利的证据送至法院、检察院。

    通过两手工作的同时进行,改变了被告人一方的被动局面,让被告人和家属都感到 “案子又有了希望”,也为案件最终结果打下扎实的基础。

最轻辩护如愿获得缓刑

    开庭前,我又去会见了被告人刘晓峰,为他分析无罪辩护和罪轻辩护这两种辩护思路各自的利弊及风险。

    考虑到无罪辩护存在一定的风险,且被告人已具有自首、赔偿等有利的情节,经刘晓峰同意,我们最终还是商定采取罪轻辩护的思路。

    为此,我积极推进了民事赔偿部分的进度,使得法院开庭前,被告人家属赔偿被害人家属的20万元履行完毕,被害人家属书面撤回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并表示原谅被告人。

    庭审时,我除了详尽阐述了刘晓峰具有自首、积极赔偿并获被害方谅解、认罪悔罪、初犯偶犯等情节外,还特别阐述了另一个案件关键点——被害方找茬打人在先的过错。

    我在法庭上建议:根据我国 《刑法》第233条规定 “过失致人死亡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考虑到本案中刘晓峰具有诸多从轻情节,依法可以对其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同时适用缓刑。

    最终,法庭几乎全部采纳了我的辩护意见,依法判决被告人刘晓峰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

    能取得这样的结果,刘晓峰和家人都感到十分满意,而我作为律师的任务也算是圆满完成了。

(文中人物为化名)



用户名:


解放日报 - 新闻晨报 - 新闻晚报 - 申江服务导报 - 新闻晨报社区报
报刊文摘- I时代 - 房地产时报 - 上海法治报 - 支部生活 - 新沪商 - 人才市场报 - 上海学生英文报

解放牛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我要爆料
上海阿耳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