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版:要闻02版:要闻03版:国内·广告04版:国际05版:焦点06版:上海·广告07版:上海08版:特稿·连载·广告09版:思想周刊/观点10版:思想周刊/新论11版:思想周刊/思想者·广告12版:思想周刊/文史·广告

受暖冬影响,怕冷的水葫芦安然越冬;遇连续高温,6月底又出现在市郊河道

“绿魔”今年提前来袭,年年打捞何时休

2017年08月15日   05 :焦点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首席记者 黄勇娣 实习生 王以伦

  “我今天在黄浦江上游驱车行驶,一路看到水面上都是水葫芦浩浩荡荡地往下游漂……”日前,市郊某区水务局局长给记者发来一段微信语音。
  来自基层的一连串数据,也证明今年的水葫芦来势汹汹:松江全区每天的水葫芦打捞量已达600吨左右,至少是去年的三四倍;金山区每天出动375名打捞人员和81艘专业打捞船只,7月已打捞近1万吨水葫芦;青浦、嘉定、宝山……情况同样不容乐观。
  往年一般在8月底,上海水域水葫芦爆发,各区都要动用大量人力物力打捞,直到“水面上看不到水葫芦”为止。但今年,市郊不少河道6月底就出现水葫芦,提前了两三个月。
  今年,水葫芦为何提前爆发?为什么年年打捞年年爆发?到底有没有治标又治本的好办法?

  这么多的水葫芦从哪儿来

  地处上海西南部的金山区,与浙江平湖、嘉善等地接壤,每年承担全市60%的绿萍、水葫芦的打捞量。在上海世博会前,金山全区水葫芦打捞量最多的一年超过20万吨。
  “今年6月5日,我们首次在黄良浦河道发现一株两株水葫芦,比往年提前一周左右。这是金山靠近浙江嘉善的一条通航河道。这个时候,全区的内部河道还没发现水葫芦的影子。”金山区河道保洁服务社社长张立说。
  但前几天,金山区域内的通航河道已到处可见水葫芦,有的甚至是一大片一大片漂过来。8月9日,金山区负责水葫芦打捞的5家公司之一——中规养护公司负责人老姚统计了基层8个打捞点的数据,其中与平湖连通的六里塘半天打捞量就达32吨,是今年以来打捞量最多的一天,“估计接下来还会更多”。但奇怪的是,平时有水闸控制的内河池泾河到目前为止还没发现水葫芦。
  张立说,最适宜水葫芦生长的水温是25℃—26℃,它极喜爱富营养化的水体,在水质较好的清澈水体里反倒难生长。所以,水葫芦疯长的时间一般在8月、9月。今年,受暖冬影响,原本怕冷的水葫芦有不少安然越冬,遇到高温天气,提前爆发。
  往年,6月到7月,他们主要在河道上打捞水葫芦的苗;8月到11月,主要打捞水葫芦的叶子。到了12月、1月,上海境内的绝大部分水葫芦已被打捞干净,只有极少量残余部分在叶子枯萎后沉入水底。水葫芦多是在通航河道里被发现,大部分是从浙江、江苏上游水域漂过来的。松江区水利所所长顾韶君发现,眼下松江区域内水葫芦较多的水域,一个是在黄浦江上游的斜塘,其上游是太浦河、淀山湖;另一个是佘山、泗泾等镇的通航河道,比如三官塘、官塘、油墩港等河道。这两片区域都与青浦的水系相连,更上游位于江苏境内。“今年,从浙江漂来的水葫芦没那么多,约八成来自江苏。”顾韶君的这一判断,也在金山区水务部门得到证实。
  “绿魔”来袭,每天除了一般的河道保洁人员,金山区还出动375名水葫芦打捞人员和81艘打捞船只,展开地毯式作业。同样,松江区每天也有近300人在一线全天打捞水葫芦。
  金山区水务局长赵云说,现在该区已采取多项举措,希望尽可能“把水葫芦拦截在金山、消灭在金山”。一是关口前移,拦截打捞,在与浙江的交界处设置3道关口17处立体拦截防线库区,实施阶梯式拦截,以减轻黄浦江干流的压力; 二是通过水闸调度,利用张泾河的5万平方米库区,趁潮引入绿萍、水葫芦再实施打捞,效果更好;三是分类布点、分段包干,把水葫芦流向黄浦江的金山所有河道分类布成32个作业点,对保洁社375名河道保洁员在作业点进行分段包干。另外,根据风向、潮汐等地理条件,在六里塘、小泖港、掘石港设置流动拦截库区,集中打捞。

  除打捞还有什么治理办法

  除了每年打捞水葫芦,有无根治的办法?
  张立说,2006年前后,金山区曾在靠近嘉善的面杖港水域做了个试验。他们先在上游5公里区域拦截满河疯长的水葫芦,然后在下游水面上框起一个2米×10米的区域,里面投放20株水葫芦,过了4个月,发现只繁殖出100株水葫芦。同一时期,在另一条类似的通航河道秀州塘上圈出同样20平方米的水域,在里面投放20株水葫芦,4个月后竟长出2400多株水葫芦。
  “这一方面说明,水葫芦本身具有净化水质的作用,上游水体里的富营养成分被水葫芦大量吸附后,到了下游水质转好,就不利于水葫芦生长了;另一方面也提醒我们,只要水质彻底转好,富营养化得到改善,就不担心水葫芦疯长。”上海市农科院研究员、原生态所所长沈国辉说,早在多年前,上海已有研究人员提出采取生物防治方法,用一种叫“水葫芦叶甲”的虫子来吃水葫芦,效果非常好,可以把封闭区域的水葫芦吃个精光。但在开放水域,到底需要放多少虫子才能起到彻底消灭的效果?这些虫子放出后,吃完了水葫芦,会不会吃其他生物?会不会再次破坏生物多样性?因为不可控,这个生物防治法最终不了了之。而化学防治法更难。因为水葫芦是长在水体里,采用药物会造成水体污染,还影响水生物的安全。
  张立透露说,几年前,也有南方商人来考察过,希望将水葫芦收割上来后,用于艺术品编织。为此,水务部门还专门进行了拦截试验,结果发现,上海水域内的水葫芦可能是密度太高,光长下面的“葫芦”,上面的茎叶无法长高,根本不可能用于编织。
  治理水葫芦,上海交通大学生命科学院博士褚建君颇有发言权。2009年,他主持一项课题《水葫芦综合管理技术》,最终获得国家发明创业奖。在课题中,他们探索将水葫芦“绿魔”变“绿肥”的利用方法:水葫芦先被机器“嚼”成碎片,再经机器压榨便成为份量仅是原来十分之一的半干料(基质);水葫芦压榨后流出的液体,经两次过滤,再到发酵塔中进行24小时发酵处理,最后便形成液化绿肥。但遗憾的是,可能是肥效不高,也可能是因为水葫芦吸附了重金属,会对农田造成二次污染,这一技术没有大范围推广。
  褚建君还有一招:抑制水葫芦的无性繁殖。他说,水葫芦蔓延在于其无性繁殖的能力极强,茎能够直接生长为株。目前,抑制无性繁殖的药剂已经研制并投入使用,“这种抑制剂不会造成水体污染,可以有效控制上海本地水葫芦的疯长态势。”

  打捞上来的水葫芦怎么办

  曾经水葫芦是作为喂猪的饲料引进的,后来却泛滥成灾。现在,家家户户养猪的情况不再,养猪场也不再需要90%水含量的水葫芦。那么,打捞上来的水葫芦怎么处理?
  市郊水务部门有关人士坦言,因为“变成肥料”“用于编织”都不可行,目前主要将每天打捞上来的水葫芦堆放到若干个临时处置点,待水葫芦中90%的水分流失后,体积大幅压缩,就找个特定填埋场填埋处理。实际上,由于每天打捞上来的水葫芦量巨大,这种处理办法出现不少弊端。除占用土地、散发异味,还会在填埋中造成二次污染。
  目前,金山水务部门已与市里积极对接,希望将水葫芦纳入湿垃圾处理范围,但预计仅处理金山区每年的水葫芦打捞量,就要产生1亿多元的费用。松江区水务部门则透露,他们已与区环卫部门协商好,下月起,随着一批垃圾焚烧新设备的投入使用,打捞上来后晒干的水葫芦将被纳入“焚烧处理”范畴。

  新闻延伸

  水淹土盖针对性防治
  一枝黄花处可控状态

  水葫芦年年爆发,治理上十分被动。但记者发现,前些年疯狂肆虐的“加拿大一枝黄花”,似乎偃旗息鼓了。真相如何?记者采访了上海市农科院研究员、原生态所所长沈国辉。
  2003年到2006年,沈国辉主持上海市科委重大攻关项目 《重要外来杂草监测预警和防治对策研究》,其中重点对加拿大一枝黄花进行研究、治理。后来,这一课题获得上海市科技进步三等奖,并发表了10多篇论文,产生不小影响,算是在国内较早开展加拿大一枝黄花治理研究的团队。
  据介绍,加拿大一枝黄花于1935年被引入上海,最初是作为园艺花卉栽培,后来逃逸出去变成杂草,在入侵、定植后,进入几十年的潜伏期,在21世纪初进入繁殖爆发期。
  根据2004年全市普查,当时,加拿大一枝黄花在上海的生长面积达到7788公顷,约11.7万亩,到了“疯狂蔓延”的地步,大多生长在工业荒地、铁路道边、生态林地等地方,对农田入侵较少。课题组通过定植试验发现,加大拿一枝黄花的繁殖能力超强,它的种子、地下茎和地上茎均可繁殖。
  它是名副其实的“霸王花”,根部会分泌出一种化学物质,对其他作物有很强的杀伤力,所到之处成了它的独占地盘,严重影响生物多样性。由于其善于争光争肥,一旦泛滥开来,对农作物生长的影响很大。
  不过,研究人员也发现它的弱点。那就是十分怕水,在水淹的情况下,加拿大一株黄花的种子与根茎都无法成活。课题组曾做过试验,在加拿大一枝黄花疯长的区域,虽然割除地上的茎叶,但并没有清除地下的根茎,然后淹水种植水稻,结果发现,这片土地再也没长出一枝黄花。所以,水治是控制其蔓延的良方。
  其次,其种子的顶土能力较弱,只要覆盖0.5厘米以上的土层,就很难萌发。所以,在没有条件进行水治的区域,可以通过土壤耕翻的方法,遏制其种子萌发。由于其植株的根茎扎根也比较浅,也可以采取人工将其连根拔起。根据上海的气候特点,人们最好在中秋节前,种子尚未成熟时,将其拔除效果最佳。
  由此可见,加拿大一枝黄花虽然容易肆虐,但针对性的防治技术十分有效。“现在,上海各区年年都布置防治任务,要求基层一看见就拔掉,现在已很少可见连片的一枝黄花了。”沈国辉说,要彻底清除一类外来物种非常困难,但目前,加拿大一枝黄花在上海已处于可控状态。

友情链接: |新浪 |网易 |搜狐 |腾讯 |大申网 |上海通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上海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官方网站 |上海报协网
|四川新闻网 |大众网 |大河网 |广西新闻网 |青岛新闻网 |大江网 |浙江在线 |环球网 |凤凰网 |网络社会征信网
|金黔在线 |云南网 |山西新闻网 |荆楚网 |每日甘肃 |互联网举报 |中国网联网 |华声在线 |湖南在线 |商都网
|中国传媒网 |瞭望观察网 |大公网 |看看新闻网 |中国广播网 |金羊网 |中纪委监察部 |上海农场知青网
解放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上海阿耳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