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版:要闻02版:要闻03版:国内·广告04版:国际05版:焦点06版:上海·广告07版:上海08版:特稿·连载·广告09版:思想周刊/观点10版:思想周刊/新论11版:思想周刊/思想者·广告12版:思想周刊/文史·广告

再解剖两只“麻雀”

2017年08月15日   02 :要闻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凌河
  
  再解剖两只麻雀,这第一只,讲的是行政审批的“卡压”二字背后的一个“拿”字,是一路“不行”再三“摇头”后面的“钓鱼执法”——
  据这几天纪委方面披露,手持审批权的广东省雷州市住建局长罗某,“肆无忌惮地进行权力套现”,更时时“主动出击”,运用审批权力明目张胆地索贿。比如该市某房地产公司在竞得土地后向住建局申请报建,手续齐全啊,可是罗局长就是不签批,说是不符合要求。该公司经人点拨,向罗承诺给3万元“以示感谢”,罗仍不同意,要他“修改图纸”。该公司将图纸修改后,再次拜门,将“感谢费”提高到5万,谁料罗局长连图纸也没看,就摇头拒绝,令其再改图纸。该公司第三次将图纸呈批,罗局长不耐烦了,说图纸“不美观”、通不过,要求该公司经办人员通知老板陈某亲自找他。陈老板无可奈何,只得求请罗局长吃饭,餐间罗明白提出该项目要通过审批,得给16万。陈老板只好将16万现金交上,于是报建手续很快“审批通过”……
  为什么要不厌其烦地介绍这个“案例”呢?因为这是一只“麻雀”、一个“典型”,至少对我来说,很有“认识价值”——过去一直有人说,行政审批中的“管卡压”,其实是一种“钓鱼执法”,无非是要好处、要“到位”罢了。而我却向来主张尽量以一点善意来看这个问题,搞“管卡压”,这也“不行”那也“不通过”的,或只是没有担当,推诿塞责,或只是不懂市场,不懂新经济,所以“不放心”,一看见新事物就先一棍子打死,总之只是一点官僚主义,一种衙门作风而已,有的甚至还是“担当”过度、过分“负责”,什么都不放手,那样一种“出于公心”呢!
  但从罗局长这只“麻雀”,却足以看出事情并不那么“简单”,也并不那样“善意”——确有这样的官员,利用手中的审批权力寻租甚至设租,借以敲诈勒索,直接间接地索要“进贡”。行政审批改革在有的层面有些地方,为什么阻力这样大,软磨硬弹会这么顽强?因为有的部门,将审批权限当成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谁也碰不得,谁也减不了,有的官员,更是将手中的一支笔当成摇钱树、生财道,你要他“分权”也好,“下放”也罢,那不是动了他的“核心利益”要了他的性命?比如这个罗局长,小小一个正科级,为什么可以贪贿2700万,为什么存折上只有3万人民币暗中却可以置买16套房产?因为这个看似“清廉”一身“正气”总是“不行”的住建局长,手中有一个生杀予夺的“审批权”啊!
  近日还有一只肥硕的“麻雀”,更是不宜略过。广东省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原局长杜某,落马一查,竟贪腐1.5亿元,“在十八大后落马的广东官员中,贪贿额名列前茅”。反渎局既属明镜高悬的反腐机构,又是“没什么花头”的清水衙门,杜局长怎么可以贪贿过亿——原来凡在他权力范围内的案件,杜局长先把涉案人员“置于死地”,先要你万劫不复。你着急吧,惊恐不已吧?于是杜局长“坐等对方焦急上门求助”,再慢慢地给你“解套”。“解套”当然是有“价码”,有“尺寸”的,多少呢?最低500万,“绝不讲价”,一文钱也不能少……
  从前一例“钓鱼执法”到后一例的“捉放曹”,从罗局长“一路不行”到杜局长的“先置于死地”,说它只有一点“官僚主义”,那是不对了,这分明是恃权索贿啊!我们说行政审批改革也好,司法检察制度改进也好,都是“自我革命”,都需要“壮士断腕”,但是对于罗杜这样的以权索贿所以视权如命的贪吏,要他们“革自己的命”,看来不行,还是要靠反腐的雷霆万钧和监督的滴水不漏,才能激浊扬清、革故鼎新,保障改革真正深化下去——这一点,善良的人们不能过于“善良”哦!

友情链接: |新浪 |网易 |搜狐 |腾讯 |大申网 |上海通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上海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官方网站 |上海报协网
|四川新闻网 |大众网 |大河网 |广西新闻网 |青岛新闻网 |大江网 |浙江在线 |环球网 |凤凰网 |网络社会征信网
|金黔在线 |云南网 |山西新闻网 |荆楚网 |每日甘肃 |互联网举报 |中国网联网 |华声在线 |湖南在线 |商都网
|中国传媒网 |瞭望观察网 |大公网 |看看新闻网 |中国广播网 |金羊网 |中纪委监察部 |上海农场知青网
解放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上海阿耳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