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版:要闻02版:要闻03版:综合04版:特稿05版:国际副刊·连载·广告06版:广告07版:朝花·广告08版:视觉

550名高中生一人一张课程表

上海教育综改先行先试,让学生有更多选择为全面发展奠基

2017年08月13日   01 :要闻   稿件来源:本报讯  


    ■本报记者 彭德倩
  临近新学期,华师大一附中教务处、科研处老师们,正根据上学期末高一学生的选课情况,会商准备高二高三的课表。两个年级共16个班,传统上16张课表就能搞定;可如今需要“填”完的,却是550张——550位同学,一人一张。
  从16到550,课程表度身定制背后,是走班制教学在该校探索实施走过的3年,更是上海作为国家教育综合改革试验区先行先试的缩影之一。从经历“变革焦虑”到迎接“变革挑战”,慎而又慎、细而又细的探索步伐,正一步步向教育现代化迈进。

  一位准大学生的走班记忆

  今年,从华师大一附中毕业的姚杰考进了同济大学土木工程系,现在正努力预习。说起高中上课,这位首批经历新高考改革的学子,记忆犹新。
  新政策中,高考“3+3”,除前一个“3”的语数外以外,后一个“3”由学生在“物化生史地政”6门课中自选,至少产生20种组合。如何满足不同学生的需求,2014年起,包括华师大一附中在内的许多高中开始摸索以课程为中心的走班制。
  “每周三四五上午三四节课、周二三五下午第一节、周一上午第三节,都是需要走出原来固定班级,到大家自选的需要等级或合格考试的公共教室去,听着挺复杂,其实很快就习惯了……”离开高中两个月,他依然熟背自己那张独一无二的课表。
  “其实,真正变化的主体是学校,是校内发展多年的教学管理模式”,教务处主任江源说,背后的推动力,来自教育综合改革,来自全新高招政策的变革需求。
  当时,两种大方案摆在眼前:其一,是推出“课程套餐”,将可能的20多种组合,缩减为方便学校安排的少量套餐;其二是“应选尽选”,满足学生自身选择“+3”的所有选择。最终,大原则定为后者,因为在学校看来,教育综合改革的目标是以人为本,让学生获得更多选择。
  “但这也面临相当大的问题,时空制约。”她算了一笔账:学校每届学生近300人,须配备48个标准教室、12个特色化小教室,以一周4课时来算,如果参加合格考和水平考的学生全部分开上课,显然对教师资源配备、教室数量,以及课程安排提出了更高要求。
  最终的走班方案,确定为高二开始,除语、数、外等科目以行政班为单位学习以外,其余课程实行“大走班制”,分层分流,每位同学在每周40个课时里,都能获得最优化的18小时走班课时,一人一份的个性化课表,就此应运而生。

  一位化学教师的特殊转型

  当前,上海教育部门正在实施纵向改革与横向改革相结合的教育综合改革。
  既然是改革,孤木不成林,在教育这一环环相扣的体系中,可能遇到的羁绊同样不少。其中涉及到人的,最复杂。
  仅以高考“3+3”模式为例,它和它引领的走班教学,令不少高中里物理化学这样的传统强势科目需求有所降低;生物、政治等教师需求骤增。在这一过程中,华师大一附中里,有着十多年教龄的优秀化学老师王书玉教的班级数,从原先的三四个,减到了2个。和不少人一样,她也曾玩笑般感叹:“是不是要没饭碗了?”
  然而,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到了推行走班制的第三个年头,学校反而开始计划增招物理化学老师,王老师也比以前更忙了。
  原来,上海教育综合改革试验的另一大重要内容,是对学生的综合素质评价体系落地,这一包含对学生学习情况、创新素质培养、道德品质考察以及社会责任感考量的重要评价体系,进一步引导着中学素质教育。其中,对学生创新课题的指导,成为不少物理、化学老师的天然强项。王老师同样开启了课堂教学和创新探索课题指导“双肩挑”这一全新职业生涯。
  去年,王老师带着学生张费尔一起写的论文《氢氧化镁纳米晶的超声水热法合成及其性能研究》,发表于国外SCI期刊。如今,她带着梁辕臣等6位高二学生,申请纳米组装球复合杀菌剂制备方法的专利,开学继续改进工艺。
  “对学生的学科核心素质培养,不该目光局限于课堂内课时中,应开启更广阔视野,”王老师说,比起已经熟能生巧的课堂教学,创新课题指导也激发了她进一步提升自己的想法,刚刚在职拿到了同济环境科学专业的博士学位,希望能成为专业更棒的化学老师。

  一位基层校长的“走出舒适区”

  根据 《上海市深化高等学校考试招生综合改革实施方案》,从2014年秋季入学的高中一年级学生开始实施“高考新政”。上海根据国家要求,结合实际情况,出台新高考方案,开启了新一轮高中教育教学改革。 下转◆4版  (上接第1版)在职业生涯规划指导基础上,高中普遍实施走班,让学习更个性化;实施综合素质评价,为学生全面发展奠基;持续推进高中特色多样化建设,让高中课程更丰富。
  从某种意义上,伴随着多种创新的改革,转眼行至2017年——作为在一线的教育管理者,有着怎样的感受?
  “把面对‘变革困境’的现实,理解为学校发展的‘变革机遇’,是我们正在努力做的,”华师大一附中校长陆磐良并不讳言困难。
  在他看来,改革,是对原来制度设计中一些不符合现代社会人才观要求的培养模式、考试模式进行改良,这就对原来的学校办学形成了冲击。
  如教学管理中,学生选课使得原有的行政班功能被削弱,班级管理模式被打乱,那么,学生思想教育工作如何抓?如何按需配置教师?如何调整教学内容、教学进度、教学节奏?由此引发的焦虑,归根结底源自多方需要勇于“走出舒适区”。
  他记得,曾有对走班制不适应的老师提出,“因为走班,学生往往需要两三分钟才能真正进入上课状态”,而如今不少人回首当初心里“不可逾越的问题”,只会付之一笑。
  摸着石头过河,以学生为本,成就基层实践探索的每一步前进。最让这位校长高兴的是,学校教学质量得到提升,今年第一届“3+3”高考中,更多学生考入心仪学校,而他们的学弟学妹们,也将在不断完善的教学新模式下成长。

友情链接: |新浪 |网易 |搜狐 |腾讯 |大申网 |上海通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上海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官方网站 |上海报协网
|四川新闻网 |大众网 |大河网 |广西新闻网 |青岛新闻网 |大江网 |浙江在线 |环球网 |凤凰网 |网络社会征信网
|金黔在线 |云南网 |山西新闻网 |荆楚网 |每日甘肃 |互联网举报 |中国网联网 |华声在线 |湖南在线 |商都网
|中国传媒网 |瞭望观察网 |大公网 |看看新闻网 |中国广播网 |金羊网 |中纪委监察部 |上海农场知青网
解放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上海阿耳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