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版:要闻02版:要闻03版:国内04版:专题05版:上海06版:上海07版:国际08版:广告09版:解放周一/纵深10版:解放周一/城事11版:解放周一/见识12版:解放周一/博闻·连载·广告

观察

2017年06月26日   11 :解放周一/见识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故宫追思何刚,不只温暖了捐赠者
  
  ■王秀宁
  
  6月22日,故宫博物院为一位农民举办了追思会。5月30日,54岁的河南农民何刚在一起工程事故中不幸遇难。故宫为何举办这次追思会?这需要从32年前说起。
  1985年,何刚在河南周口商水县固墙镇固墙村家中挖坑支石磨时,挖出了19件元代银器。尽管只有小学文化水平,但何刚很快意识到这可能是“国家文物”。于是,在时任村副支书刘红恩、固墙食品公司主任于东汉的帮助下,何刚分两次,将19件文物捐赠给故宫。故宫方面表示,这批文物填补了该院元代银器藏品的空白,意义重大。
  完成捐赠之后,何刚的名字被镌刻在故宫博物院专门为捐献者设立的“景仁榜”上。故宫还给了他8000元的奖励,并额外给了1000元的路费。完成捐献后,何刚两次陷入了生活窘境,故宫各资助了他5万元。如今,得知何刚不幸去世,故宫决定专门为他召开追思会。
  这场追思会让更多的人知道了何刚生前的善举,他的人生故事也由此变得更加令人瞩目。
  32年来,故宫对待何刚的态度、举动,如同涓涓不断的暖流。在文物捐献事例中,我们看到的多是非议、争执和不满。这其中,最典型的事例要数陕西丹凤农民李磊的经历。2014年,李磊捡到一把战国青铜剑,拒绝了文物贩子10万元级别的求购价,选择主动上交当地文保部门,得到500元奖励和一本证书。事后,李磊面对媒体表达了失望,网友普遍认为文保部门此举寒了捐赠者的心。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的规定,中国境内地下、内水和领海中遗存的一切文物,属于国家所有。所以,公民发现文物应该主动上交国家,这一点并不存在争议。只是,文物保护法对保护文物的行为仅提出“国家给予精神鼓励或者物质奖励”,比较而言,对“发现文物隐匿不报或者拒不上交的”却有明确规定——“处五千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的罚款”。
  物质奖励没有标准,物质处罚范围明确。重惩罚、轻奖励的结果便是,法律很难展现出国家对捐赠者群体的尊重,越来越多的文物发现者可能会放弃捐赠。故宫之所以受人钦佩,是因为它对模糊的奖励规定做出了“有情有义”的表达。
  对待捐赠者,从给予奖励到给予保障,这是一个值得探索的路径。在这方面,商业保险公司也可发挥合适作用。如果操作得当,在接收单位和商业保险公司的帮助下,捐赠者及其家庭成员可以获得一份重要的人身保障。
  此外,故宫为何刚召开追思会的做法也提醒很多文保单位,给予捐赠者的精神鼓励可以多种多样,并不是只有颁发证书一种。对待捐赠者,故宫用了钱、用了力,更用了情。故宫对待何刚三十年如一日的态度表明,一个国家的文物保护单位和博物馆群,并不仅仅为了保存文明而存在,同样有责任向全社会示范何为人文精神。
  (摘自《光明日报》)

  谁滋养了
  “虚假广告表演艺术家”

  ■尼德罗

  日前,包括《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在内的多个媒体,披露了一位“中国最忙碌的虚假广告表演艺术家”。
  这位满头银发、面目慈祥的老太太,乍一看颇能让人产生信任感。然而,信任背后却是虚假广告的杀伤力。据不完全统计,这位用过刘洪斌、刘洪滨等名字的老太,在西藏卫视、青海卫视以苗医传人示人,大谈治疗咳嗽的秘诀;在甘肃卫视,则变成了“著名中医养生保健专家和高级营养师”;在东南卫视,老太推销号称自己研发的“老院长祛斑方”,身份变成了某医院退休老院长;在东北多个电视台,自称是80高龄的蒙医后人,不遗余力兜售“蒙药心脑方”。
  名字随意更改,身份随时变换,内容信口开河、毫无科学依据,这位“虚假广告的表演艺术家”也算创造了一个奇迹。她居然可以在如此多的上星频道中,换身衣服、换个身份、换个名字,公然胡说八道,可见老太太的心理素质是相当好,更可见某些监管人员是何等悠然自得。稍有思考能力的人都明白,这位频频出镜的虚假广告表演艺术家,仅仅是一个台前形象,甚至可能只是一个提线木偶。更重要的“力量”在幕后,包括假药制造方、广告制作方,以及至关重要的节目播出平台。
  有关虚假医药广告的危害,魏则西一案曾给我们巨大教训。在魏案中,以竞价排名收取不良医疗机构广告费的百度公司备受责骂。公众舆论普遍认为,作为一个信息传播平台,如果不能恪守最基本的客观公正立场,那么平台本身就该承担责任。
  魏案之后发布的 《互联网广告暂行管理办法》,明确以规章形式将争论已久的医疗、药品、保健食品等在互联网搜索付费发布定义为广告,俗称“魏则西条款”。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电视中播出的大量虚假医疗广告,始终未能获得一次众人瞩目的清理机遇。或许,这与电视观众主要以中老年人为主有关,这部分群体中的网民比例较低,拥有网络话语权的更是寥寥无几。在电视这样一种“单向输出平台”,向中老年人推销各类医疗保健品,既是电视台重要的收入来源,同时也钻了监管的空子。当然,对虚假医疗广告的监管和打击,不可能依靠舆论来进行。舆论能做的只有曝光现象,真正的监管需要依赖药监局、工商局和法院。
  中老年人对电视台尤其是卫视的信任,超过了许多机构。承载着这一群体的信任,这些播放虚假医药广告的电视频道最擅长的也是挥霍他们的信任。不相信科学,没有能力相信科学,这是许多中老年电视观众普遍面临的困境。在此困境下,食药监局、电视台这些公立机构,理应成为虚假广告的过滤器,成为他们用药的一道安全阀。
  但现在的情况是,过滤器和安全阀已经失效。那个面目慈善、看起来十分可信的老太,成天在电视上信口雌黄、招摇撞骗。她不仅成了销售的关键,成了药商、电视台牟利的关键,也成了坑害民众的帮凶。 (摘自《中国青年报》)

友情链接: |新浪 |网易 |搜狐 |腾讯 |大申网 |上海通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上海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官方网站 |上海报协网
|四川新闻网 |大众网 |大河网 |广西新闻网 |青岛新闻网 |大江网 |浙江在线 |环球网 |凤凰网 |网络社会征信网
|金黔在线 |云南网 |山西新闻网 |荆楚网 |每日甘肃 |互联网举报 |中国网联网 |华声在线 |湖南在线 |商都网
|中国传媒网 |瞭望观察网 |大公网 |看看新闻网 |中国广播网 |金羊网 |中纪委监察部 |上海农场知青网
解放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上海阿耳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