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版:要闻02版:要闻03版:国内04版:专版05版:焦点06版:上海·广告07版:国际·连载·广告08版:专版09版:汽车周刊·盘点10版:汽车周刊·盘点11版:汽车周刊·盘点12版:汽车周刊·前沿

跨年夜,田耘社、品欢相声会馆等与数千上海观众以“爆笑”方式迎新

谁说上海人不爱听?相声已在申城生根

2017年01月11日   05 :焦点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记者 吴桐 见习记者 张熠

  跨年夜,李宏烨和郑钰两位工科博士“夫妻搭档”在上海交通大学跨年晚会上表演了原创相声《石器时代》。这段相声视频在社交网络热转,许多网友称赞段子新颖、笑料频出。
  其实,那一晚,上海有不少人选择以听相声的方式,在笑声中跨年。在田耘社的跨年演出上,所有相声演员集体登台,随机组合。3个半小时里,掌声和欢笑声不断。品欢相声会馆的《爆笑跨年夜》则第三次登上上海国际体操中心的舞台,台上台下4000余人以“爆笑”倒计时,迎接新的一年。
  这几年在上海,听相声似乎成了不少人的保留节目:每周六晚上能去长宁区田耘社长艺相声茶馆听相声,还能在南京西路的乡音书苑看到品欢相声会馆每周两场的常规演出。此外,品欢相声会馆推出的节日专场同样热闹非凡,每每台上话音刚落,台下早已笑成一片。
  相声自带北方基因。许多人说,相声到上海只有死路一条,这里没有相声发展的土壤。但田耘社已在上海扎根12年,品欢相声会馆也已有8年历史了。这些年,他们经历了什么?又如何在这座城市生存发展?

  喜欢相声,就像追一个姑娘

  我们几个如果不说相声,跑婚庆主持挣得更多。但说相声会让我们10年后觉得人生更精彩。

  北方人赵松涛从小喜欢相声。在上海当兵期间,得到赴天津拜师学艺的机会。当他脱下军装,做过司机,卖过钢琴,但一有空就说相声。2004年,他在曲艺论坛上发了个帖子,召集起喜欢相声的同好成立尚海曲艺之友,并到各高校说相声。在大柏树附近的东区戏剧工场,他一个月说一场,票价20元。2007年,他在打浦桥社区文化中心驻场演了一年。小剧场演出没有固定收入,但靠着在艺校当老师、接点商演,他不用为生计担忧。2008年,他们到海宁路康乐路的北站社区文化中心。摸爬滚打十来年,田耘社凭着对相声艺术的热爱,从刚开始没有场地、没有演员、没有资金的困境中,奇迹般地挺了过来。
  眼下,田耘社有十多位成员,来自天南地北,有全职的,也有业余学习和表演的。赵松涛深知团队的重要性,不仅要有人,还要有一致的艺术理念。和赵松涛搭档的高瑞,2015年4月从银行辞职后,全职说相声。他说:“说相声足够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足够在上海生活得很好。”赵松涛说:“上海相声演员少,有一个,就要打造成实力派放到台上。”
  2009年1月,品欢相声会馆成立,用创始人邓涛和金岩的话说,一开始是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为了“好玩儿”,认准了“傻干”。最难的时候,乡音书苑剧场里只坐了十来个人,还包括剧场的阿姨。“当时觉得能上台就高兴、过瘾。”金岩说,慢慢地摸索,写有趣的相声段子、摸清上海观众的笑点。有了口碑后,小剧场的上座率一次比一次高。上海缺相声演员,品欢就自己招、自己培养,且只招本地人,一方面是考虑到本地人不需要解决吃住,更留得住;另一方面,本地演员给本地观众演出,更有共鸣。绰号“3弓”的张弘弢出生在上海,与龚佐明搭档,被称为品欢的“本土组合”。他自幼酷爱曲艺,跟着磁带、电台、电视节目摸索着说相声,擅长模仿和方言,能将上海本土滑稽戏和相声完美融合。
  有了团队,怎么养活团队?每周坚持进行的小剧场演出其实是不挣钱的,田耘社参与竞标,加入政府买单的文化配送,去社区为市民演出,同时拓展商演和培训市场。赵松涛说:“我们几个如果不说相声,跑婚庆主持挣得更多。但说相声会让我们10年后觉得人生更精彩。我们都喜欢相声,就像追一个姑娘,追上了,感到特别幸福。”

  不为娱乐而娱乐,为文化娱乐

  如果观众看完后能有自己的思考,或重新翻开《论语》读一读,那《子曰》的目的就达到了。

  有段时间,金岩常路过兰心大戏院。有一次,站在戏院门口,他对邓涛感慨:“如果能在这里演一场多好啊。”谁知,转天邓涛就把场租交了。“相声,相在前,指表演、表情;声在后,指说话、声音。太远了,看不清演员的脸,很难真正体会相声的魅力。”金岩心里打鼓,“六七百人,怎么让观众乐,太难了!”担心票卖不出去,他就变着法儿每天给票务公司打电话询问售票情况。没想到,演出前十来天,票售罄了。“我就开始琢磨怎么演,硬着头皮演完了,效果还挺好,如释重负。”
  就这样,从兰心大戏院、人民大舞台到艺海剧院、逸夫舞台、文化广场、美琪大戏院等大剧场,品欢“集邮”般地演遍了。金岩说:“随着时代进步,相声表演不能拘泥于三四百人,我们可以学习、进步,就看有没有胆量尝试。”
  田耘社同样也没落下大剧场。去年,田耘社的原创相声剧《子曰》在兰心大戏院演了5场,把《论语》的故事以相声的方式呈现在舞台上,获得不俗的票房成绩。上海戏剧学院教授荣广润说:“《子曰》从基本功、格调和艺术追求上都值得称赞。”《子曰》的成功给了团队更大信心,也让赵松涛转变了思路:“相声作品不仅要符合这个艺术门类的规律和属性,也要有鲜明的价值观。有一场演完,一个观众跑到后台来问我:《子曰》究竟想表达什么?我对他说,如果观众看完后能有自己的思考,或重新翻开《论语》读一读,那《子曰》的目的就达到了。《子曰》 不是为了娱乐而娱乐,而是为了文化而娱乐。”
  品欢的相声不仅说给上海观众听,也要说给全国观众听。去年10月5日,金岩领衔主演的《金玉良岩》 在美琪大戏院举行全国巡演启动盛典。“相声离不开京津,我是北京人,也希望得到北京父老乡亲的肯定。”去北方相声大本营演出极具挑战,但观众的肯定是最大的鼓舞。

  不分南北,上海人也喜欢相声

  上海外来人口多,北方人不少,比较容易接近相声,这为相声在上海提供了生存发展的基础。

  上海有没有相声观众?对于这个疑问,邓涛和金岩的看法一致,“上海或许没有相声观众,但有品欢的观众。真正的相声市场还没培育起来,但我们在用心耕耘。”赵松涛似乎更乐观:“如果说上海没有相声观众,那就太好了!因为这样,我们就可以从零开始,培养真正懂相声、爱相声的专业观众。相声在上海的市场空间其实很大。”
  如今,每周来看田耘社演出的观众以70后为主,80后、90后也不少。有位常出现在观众席的80后上海姑娘在银行工作,她既喜欢传统相声段子,如《黄鹤楼》《捉放曹》《武坠子》等,也喜欢段子新编。“田耘社有许多段子新编,既能了解传统文化,又和当代生活相关,非常用心。特别是有不少和上海有关的相声,比如《迷上海》,有风格,有意思。”还有个姑娘,每周都从常州坐动车专程来上海听相声。田耘社的观众还建了粉丝群,结伴来听相声。市民李小姐是品欢的忠实观众,确切点说,是金岩的粉丝,她喜欢去大剧场现场听相声。许多时候都是一个人去,因为可以“想去就去”,受她影响,她的侄女也准备去买品欢的演出门票。
  田耘社和品欢相声会馆一直坚持小剧场演出,因为小剧场具备培养观众、培育市场的积极作用,可以通过这个窗口去一点点了解相声。在小剧场持续运营的基础上,相声才能搭建更好的舞台。
  品欢提倡“笑声就是力量”。金岩说,观众花钱买票来看演出,就要尽最大努力让观众“乐”。观众迭代快,相声的“包袱”要跟上潮流,相声演出也要有延续性,必须今天比昨天更精彩。既要让老观众留下来,也要吸引新观众进场。对相声演员来说,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儿、有什么新热点,都得知道,在嘴里一转,就能变成“包袱”说出来、唱出来。
  邓涛认为,没进剧场的人不代表不喜欢相声。品欢积极投身公益演出,每年去养老院、福利院、军营、医院、各类社区的文化专场演出近100场。田耘社也时常走出去,《子曰》去年在青浦附中演过一场,大部分观众都是中学生,赵松涛发现,孩子们的反应很好,接受相声剧的内容和呈现方式没有任何障碍。今年,《子曰》 将继续打磨,并面向特定观众群演出。田耘社2016年演了大约160场。金岩自己每年大约有100场演出,但还是觉得“太少了”。他说:“我的竞争对手是自己和观众,演员往台上一站,就是和观众博弈。我这个月稍微干了点儿别的,观众就会知道你不用心,所以只有一直往前赶。”
  荣广润认为,上海外来人口多,北方人不少,他们比较容易接近相声这种北方曲艺,这为相声在上海提供了生存发展的基础。再加上近年来《笑傲江湖》《欢乐喜剧人》等喜剧类真人秀的走红,让相声重新走进人们的视野,观众不分南北,上海人也能喜欢相声。
  相声观众培养不易,品欢希望从剧场出发,走得更远。除了相声演出,金岩还担纲主持新娱乐频道的脱口秀节目《今夜说点事》等电视节目录制。许多观众从节目中认识金岩,也知道了品欢。邓涛希望通过网络剧等线上节目,吸引更多“粉丝”,之后转化为线下观众。

友情链接: |新浪 |网易 |搜狐 |腾讯 |大申网 |上海通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上海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官方网站 |上海报协网
|四川新闻网 |大众网 |大河网 |广西新闻网 |青岛新闻网 |大江网 |浙江在线 |环球网 |凤凰网 |网络社会征信网
|金黔在线 |云南网 |山西新闻网 |荆楚网 |每日甘肃 |互联网举报 |中国网联网 |华声在线 |湖南在线 |商都网
|中国传媒网 |瞭望观察网 |大公网 |看看新闻网 |中国广播网 |金羊网 |中纪委监察部 |上海农场知青网
解放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上海阿耳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