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版:要闻02版:要闻03版:国内04版:专题05版:焦点06版:上海·广告07版:上海08版:国际09版:评论10版:品艺·连载·广告11版:综合·广告12版:专题

思南读书会引出文学翻译讨论

“鲜”,英文怎么翻?

2016年04月07日   07 :上海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记者 施晨露

  上周的“思南读书会”上,旅居海外的作家、诗人、翻译家裘小龙,与大学同学陈丹燕、陈保平以“吃与文学:离不开的上海”为题展开对谈。台下,荣誉读者、翻译家马振骋的加入,让这场由“吃”引发的关于文学翻译与文学品味的讨论,愈加有滋有味。

  “鲜”的英文该怎么翻

  裘小龙指出,中国关于吃的词汇很丰富,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是“鲜”,英文该怎么翻?“与‘鲜’最接近的经验是味精,但美国餐馆不用味精,‘鲜’就等于不存在了。当然,英文中有很多单词可以表达类似意思,比如delicious(美味),你可以说冰淇淋delicious,但冰淇淋绝不是‘鲜’。再比如‘麻’,我曾经要写川菜的麻,找不到这个词,有位美食达人告诉我,麻的感觉就是成千上万只蚂蚁在舌头上爬。这个描述非常生动,但我不敢在英语里用。”正如著名哲学家维特根斯坦所说,语言的限制就意味着经历的限制,“如果没有这个词汇,你甚至不可能有这样的生活经历。”
  那么,中文里的“鲜”是如何形成的?陈保平用自己亲身经历说明,“有一次我到崇明去,当地人请我们吃一道崇明农家菜,河鲫鱼烧羊肉。这个汤的鲜味是我从没尝到过的。有人告诉我,河鲫鱼烧羊肉汤是中国古代一道名菜,‘鲜’字就是鱼和羊放在一起。这让我茅塞顿开。”
  法语翻译家马振骋笑言,“很鲜”干脆直接翻成“very xian”。就像英文romantic(浪漫),中文就叫罗曼蒂克;意大利pizza就叫比萨,不会说是带着火腿的奶酪面粉大饼。

  约定俗成可能成新词

  “鲜”字如何译,真是一个翻译的难题吗?昨天下午,在法语翻译家马振骋家中,82岁的老翻译家再度与记者聊起这个有趣的话题。
  “有些概念确实很难译”,马振骋说,不仅是在食物,更广泛的在哲学中,确有一些概念是中文有、外文无,或中文无、外文有的。“比如鲜,到底是什么感受?你与外国朋友吃饭时告诉他,这种味道就叫做‘鲜’。同样地,比如10年酿、5年酿的法国葡萄酒,一个法国人可以把其中微妙的味觉差别形容得丝丝入扣,而中国人没有这样的体验,也没有相对应的中文词。爱尔兰作家乔伊斯写了一部难懂的《尤利西斯》,后来又写了一部更难懂的《芬尼根的守灵夜》。他深知翻译不易,但相信没有语言是不可以翻译的。我觉得他这话的道理是从最终会达到的目标而言的,什么事说着说着最后总会定下名称,那就是约定俗成。比如‘鲜’直接翻成‘xian’,约定俗成下来,就可能成为外语中的一个新词。”
  马振骋说,翻译不是万能的,但翻译是不同文明交流的基础,即便做不到十全十美也不能放弃,这就是翻译。“文学翻译绝不是字与字的对译,句式与句式的照搬。一旦领悟以后,就要努力寻找恰如其分的句子去表述原作的本意与本色。做到形神兼备,原文与译文就如同一对舞伴形影相随,舒展自在。当读者在灯下读你的译作,合上书看封面,记住了你的名字,感谢你带给他好书,这是多么美妙的犒赏。”

友情链接: |新浪 |网易 |搜狐 |腾讯 |大申网 |上海通 |新华网 |人民网 |央视网 |上海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官方网站 |上海报协网
|四川新闻网 |大众网 |大河网 |广西新闻网 |青岛新闻网 |大江网 |浙江在线 |环球网 |凤凰网 |网络社会征信网
|金黔在线 |云南网 |山西新闻网 |荆楚网 |每日甘肃 |互联网举报 |中国网联网 |华声在线 |湖南在线 |商都网
|中国传媒网 |瞭望观察网 |大公网 |看看新闻网 |中国广播网 |金羊网 |中纪委监察部 |上海农场知青网
解放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上海阿耳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