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版:要闻02版:要闻03版:要闻04版:专版05版:热点新闻06版:国际新闻07版:科教卫·综合新闻08版:体育新闻09版:经济新闻10版:经济观察·股市·连载11版:消费市场·家具专版12版:昆山专版13版:文化娱乐新闻·社会新闻14版:广告15版:广告16版:彩色画刊17版:解放周末18版:解放周末·说吧19版:解放周末·博闻20版:解放周末·读书21版:解放周末·健康22版:解放周末·女性23版:解放周末·旅游24版:解放周末·装饰

灾难报道,是见证还是消费?

2013年4月26日   18:18-解放周末·说吧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2011年3月11日,日本大地震,日本电视台的冷静及稳重获得全球舆论一致嘉许,NHK的报道被评价为 “绅士般的报道风格”,尽管核泄漏事故一波三折、起伏多变使日本甚至世界充满不安,但“NHK的报道会让人收敛焦躁的情绪,去学习思考和判断”。“过度的泪水、昏厥则从未被呈现。”

    2011年3月11日那个午后,全人类共同目睹了特大海啸的狰狞,镜头前,奔走的生灵瞬间吞噬于狂潮,NHK的直播镜头,没有刻意“推上去”,没有把极度绝望的眼神展示给观众,保持着迫近“零度”的冷静。

    这段直播结束后没有翻来覆去滚动“稍早前”,如此独家的画面三四天后便淡出屏幕。而很多观众却记得,9·11当天,CNN在第二架飞机撞上世贸大楼之后的半小时内,一共重播了11次飞机撞入大楼北塔的恐怖场景,其中,有两次还是慢镜头。

    在NHK,你看不到慢镜头,更听不到“衬托”情感的音乐。甚至,连续十多天的直播加报道,几乎看不到一具遇难遗体。

    旅日专栏作家唐辛子写道:“我从来没有在日本的电视上看到什么‘感人’的画面……我只看到不断报道还有多少人需要救援,死亡人数又增加了多少,专家分析和官方发言人讲话,偶尔电视里会出现采访受灾者的镜头,但大都是安坐在避难所的避难者,他们说得最多的是:我们还需要水,需要食物,需要快些得到周围的信息……”

    台湾学者写过—篇《日本地震教我们的事》,这样总结日本电视的冷静:采访受灾民众很少见到呼天抢地的嚎啕痛哭,甚至在提及亲人都遭海啸卷走时,也只是哽咽点头。各种镜头,都是在一定距离之外拍摄,不是拦截式或侵入式的贴身拍摄采访,更没有摄影机抢位越位的情况,NHK的摄影师与记者都是跟在当事人或者医护人员的几步之外发问与拍摄,至少从播出画面看不到也听不到混乱的情况。

    某天,NHK想见证—位父亲与幸存儿子的劫后重逢,记者征询这位父亲的意见,父亲抱歉地躬身,表示要先征询儿子的意见,于是——病房白色帘子落下,镜头一直开着,没有动,两分多钟后,那位父亲掀开帘子,表示同意记者进去拍摄。

    这个足足2分多钟的长镜头,在播出时一刀未剪,个中意味,耐人思索。

    反观汶川地震,中国电视媒体第—次真正地直播地震救援,经验无从谈起,暴露出自己的忙乱、生涩与浮躁。

    有记者在直播时冲进帐篷手术室,一台手术即将进行,记者打算采访已消毒完毕的医生,从背后轻轻拍了医生的肩膀,医生转身,满面怒容,冲着镜头喊:“你把我搞脏了!”记者很尴尬地悻悻退出。

    —位在水泥板下埋了72小时仍等待救援的伤者,身体已极度虚弱,记者却不停地采访他。为配合直播,居然拨通直播间的电话连线让他说话。记者的煽情使伤者情绪一直高度激动,被救出时体力已经消耗殆尽。

    一位电视记者采访英雄教师谭千秋的爱人,这样提问:“从报纸上看到一张照片,是你抓着你丈夫的手,在给他清洗血迹。请问,当你抓着他的时候,你在想些什么?”

    —位英国工程师在中国看了汶川报道,对中国进行直播大感诧异,但同时也认为“有太多哭泣的场面,太多死者的场面。大家都知道很惨了,没有必要过度地播放这样的镜头”。

    —位电视记者采访一位被废墟压倒的男子:“你是哪点遭压到了呢?”被压男子:“全身都遭压到了。”(只露出个头)记者:“那么你现在还能呼吸不能呢?”男子:“还能微弱呼吸,你快点喊人来救我嘛。”……真是啼笑皆非!

    一家门户网站2008年6月做了“你觉得中国的媒体在震灾报道中表现如何”的调查,在16562名投票人中,超过85%的人认为“良莠不齐,有些记者为抢新闻不顾灾民的感受”,得票最高。

    特别值得—说的是,国内几乎所有直播日本地震的电视台,都使用了音乐。某台在直播中临时赶制了5个音乐宣传片,诸如人物篇、灾民救助篇、震后民生百态篇等。制作人员在总结这次包装成果时如是说:“音乐片以悲怆的音乐、满目疮痍的受灾地区、灾民无助绝望的眼神,在节目中起到了调整节奏、烘托气氛的作用”。某台的一条关于中国国际救援队的背景新闻,甚至使用了王家卫的武侠电影《东邪西毒》里的音乐,凄凉而诡异……

    事实上,如何做好灾难报道,是全球电视人共同面对的难题。它包裹着这样一些永恒的诘问:是在见证还是在消费?是在记录还是在闯入?会否侵犯当事人的隐私?有没有造成受害者二次伤害?

    (摘自 《日本地震教我们的事》、《灾难报道中的同情问题》等)



用户名:


解放日报 - 新闻晨报 - 新闻晚报 - 申江服务导报 - 新闻晨报社区报
报刊文摘- I时代 - 房地产时报 - 上海法治报 - 支部生活 - 讲刊 - 人才市场报 - 上海学生英文报

解放牛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我要爆料
上海阿耳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